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梁海彬:此外别无所求

订户

字体大小:

我的膝盖曾伤过两次。一次是在日本,在一拐一拐中完成了旅程。另一次伤得较为严重,家人当时便赠我一把奇特的伞:那种伞不打开时,可以让人当拐杖使用。我撑着拐杖伞,在街上慢慢行走,胡思乱想,想八仙里的铁拐李仗着神力,纵使不便,总是一施法就能腾云驾雾;而凡人如我,只得慢慢适应,慢慢调理。

细细关照膝盖的伤疼,渐渐也观照出一点小智慧。原来我多年来驱使双腿走过了多少路而毫无任何感激之心啊。受了伤才明白自己一直把行走这回事当作理所当然,才终于肯放心思去学习怎么好好走路,重新认识自己的脊椎、腰胯、脚踝,学习让身体各处配合,照顾受伤的膝盖。受了伤才懂得体会走路这回事—— 人怎么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