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春花供养

订户

字体大小:

立春之后,鼠辈遁去,金牛喜洋洋降落凡间。众生迫不及待拥抱辛丑牛,期盼冲天牛气,速速将晦鼠赶走。记忆中从未有一个春节,让我们对一个生肖那么在乎,对流年属相那么渴求和敏感。

冠病疫情延宕,低迷景象缠绵不去,我原以为今年没什么兴致过年,因为家人老中青大小都无法像往年一样,欢天喜地大团圆。我甚至有点意兴阑珊,迟迟没去物色年花迎春。心想,反正家里阳台上日日春长年花开灿烂,荆冠花和黄金木槿也常笑脸迎人,那就可以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