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吴雪妮:再读苏东坡

订户

字体大小:

知道苏东坡,从我念高中时背诵《水调歌头》开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全篇皆佳,感觉这位宋代大文学家就是个豪气潇洒之人。这是他怀念弟弟苏辙写的,以月起兴,表达了对亲人的思念与祝愿。

初识苏东坡,领略了他遭遇苦难、失意官场却不失旷达超脱的胸怀。苏东坡一生蹲过牢狱惨遭折磨,因为与当权者政见不同,流放在外被冷遇达九次之多。他辗转各地贬至黄州,住的雪堂是家徒四壁,但是他从不自怨自艾,在那贫脊的土地上,抡起衣袖当一介农夫,竟也种出一片麦子黄!此间,苏轼作了一首词千古流传,这就是《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煙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风雨”两字,一语双关,读罢全词,苏轼淡泊从容、旷达超脱的形象,躍然词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