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十大舞星

订户

字体大小:

听闻香港乐评人黄牧逝世,立刻想起几年前在《苹果》读过他写的追星文章,为奥茜普娃千里迢迢飞去圣彼得堡,上网搜索,果然没有记错。印象那么深刻,因为当时我也有参见芭蕾舞后瘾,不过跪拜的只限萧菲纪莲,而且阮囊羞涩,路途太远负担不起,由巴黎搭欧罗星去伦敦也只能逗留三日两夜,俄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目测大巫足迹遍及全球,小巫虽然羡慕,嫉妒恨却完全没有,一来眼光浅窄,视野被纪莲占据之后根本容不下其他人,二来太明白艺海无涯,左拥右抱一网打尽谈何容易?于千千万万人之中,唯有爱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遇上的一个。还有,俄罗斯少林寺培植的什么娃什么娃舞艺实在高强,花多眼乱无所适从,历年来令我着迷的只得马嘉露娃,她的师妹如萨卡诺娃西米奥诺娃,狭路相逢当然绝不错过,穿山越洋捧场,哪有气力呀?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