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虹:严复译作“信达雅”背后

订户

字体大小:

近代著名文人严复在《天演论》序言里,提出了中文翻译的“信、达、雅”,华文世界信守这一准则达百余年,因此当听说严复这部译作“雅而不信、不达”时,心中委实一惊。 

农历新年前,听了一场由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研究中心举办的线上翻译史讲座,那天请到台湾学者黄克武教授谈严复与《天演论》,主持人是翻译中心主任、曾任南洋理工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的王宏志教授。这一惊,便是由这场讲座而起,也“完美”地把自己近来对“知识人与翻译”的追寻之旅,再度推前20多年,回到世纪之交的1898年——那一年,严复翻译的《天演论》正式出版。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