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余音

订户

字体大小:

黄爱玲的《戏梦余音》一年前由电影评论学会出版,菩萨心肠的K说上下两册都替我留了,回香港就上她办公室拿。那时疫情刚开始蔓延,东京看完歌舞伎直飞新加坡,心想年初三四假如情况稳定,回程或者可以停一停赤鱲角,怎知道陪我妈妈看电视新闻,天天不是火神山便是雷神山,画面还出现蛮力反口罩的市长,手执鸡毛目露凶光,歇斯底里疾呼“戴了也要脱下来”,怎敢贸贸然铤而走险?回到巴黎后疫情继续恶化,不是法国封关,就是香港海外邮政服务暂停,要人家破费寄速递很过分,唯有听其自然。如是者春去秋来,转眼又到1月,黄小姐逝世三周年那天默默追思,不久收到K短讯,说书即日寄出,嘱咐我留意邮箱,结果年初四早上收到,成为天外飞来的开年厚礼。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