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刮痧·刮卡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接触刮痧,是儿时看祖母用瓷汤匙,在父亲的背部,从上往下反复刮动。一分钟不到,暗红色粟粒状的“痧”就出现在父亲的皮肤上,如惊悚片的情节,令我很不安。深谙世故的祖母立马解释,那是活血透出,有排毒驱邪气的作用。她还逗趣地说:这“邪”跟电影中的江湖正邪无关。

近日朋友肩膀肌肉僵硬,怎么按摩都揉不开。只见朋友随手抓起一个药油罐的盖子当刮痧板,硬是要我替她刮痧,我确定她晓得自己适合这种疗法之后,才动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