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亮:古早缝纫车

订户

字体大小:

老妈留下一台脚踏缝纫车,一直摆在卧房的一角。它拉动摩多的细皮带已经断了多年,因不会去用它,也就懒得搬去修理。

老妈大概是在少女时期就从边佳兰来到新加坡拜师学缝纫,她们那个时代的女性几乎人人都会缝纫和织毛线。一个世纪前,山芭里的父母一般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多读几年书。就如我外公,虽然家里办了个私塾,但是私塾毕业之后,男孩子可以到新加坡读中学,女孩子就休想了。外公认为女孩子只要会写信就行了,将来如果嫁得远,能写信回家报平安也就够了。当然,万一嫁得不好,做妻子得分担养家的重任,那缝纫就是一门可以赚点钱的手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