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家

订户

字体大小:

有一天我在仰光翁山市场闲逛,看见一幅油画。一个草烟夹在操劳的指间的老妇女,戴着头巾,着服深蓝,看起来像个困苦的少数民族。我认真看着的时候,画家放下画具与我说话。他说英语。

好像是三美金,我买下来了,但他还是以为我来自韩国。我在长廊走着,都是卖画的,人们都向我兜售,他们用英语,用韩语,用日语。有一两个妇女手上拿着合拢的伞走过,他们却不问我。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