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明珠:我与印度歌的缘分

2006年在四马路印度庙(Sri Krishnan Temple),作者第一次倾听乐圣提亚卡拉加忌辰大合唱,发现古典印度歌的殿堂里有太多瑰宝等待她去发掘。(网络图)

作为一名华人,我在印度人的音乐圈子里,无疑是个“异数”,但老师都是重量级人物。对我来说,这个边听边唱的过程,是个美妙的心路历程,一种心灵的洗涤。

这几年来碰到熟人常常被问:“你的印度舞学得怎样了?”我每回听到这个问题总会笑笑说:“我不会跳印度舞,我学的是印度歌。”

我以前没听过古典印度歌。2005年7月一个炎热的下午,经过新加坡美术馆时,馆内传来一阵响亮的歌声吸引了我。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快步踏入美术馆的玻璃屋,竟和一个印度音乐会碰个正着。

玻璃厅里,一名印度男人正在拉小提琴,另一名打鼓,中间一名女歌手在唱歌。约十来个观众与他们相对而坐。小乐队的表演是那么和谐动听,我虽然不明白歌曲的内容,却像扎根了一样不愿起身。

女歌手不时以颤抖音和装饰声来表达她的情感,歌声柔中带刚,韵味十足。我边听边掉下眼泪,心胸豁然开朗。这简直是仙乐!表演完毕观众们都带着笑容步履轻快地离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绕梁三日的印度歌在我的脑海里渐渐地消失了。我绝对没想到慈爱的印度神祗们早在冥冥中为我编织了悠长的乐章。

音乐女神扣开心扉之门

2006年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音乐女神Saraswathi(莎拉丝娃蒂)又来扣我的心扉之门。  那天我在碧山住家附近的小公园散步,忽然听见一座组屋二楼一户人家的窗口传出一名女人的歌声。我伸长脖子,瞄准了方向去寻找。在走廊上看到一个住户的门打开着,里面一名男人在打鼓,另一名拉小提琴,伴随着一名唱歌的女人正在为一名跳舞的少女伴奏。少女以轻盈的脚步舞动身躯,清脆的脚铃声随着音乐起落。

好奇心令我兴奋得快窒息,大胆地要求进门观赏。一名女人挥手招呼我进来,我一看,这个女主人我是认识的。她30多岁,在巴刹摆摊卖印度糕点。女主人告诉我,她12岁的女儿阿如娜学古典印度舞Bharatanathyam多年,下个月将在莱佛士酒店三楼的金禧厅举行独舞晚会,现正紧密排练。

受毕珊蒂女士之邀,我后来出席了这场古典印度舞会。当天伴唱的Bhagya Murthy(巴吉雅慕缇)女士,后来收我做学生。

62岁的老师在她大巴窑的组屋教授12个年龄不等的学生。两个月以后我唱得很顺,想转学一对一的课。巴吉亚慕缇不教一对一的课,遂介绍她的朋友S.Sathyalingam(沙提亚灵甘)先生做我的老师。

沙提亚灵甘那年70岁,身高1.7米。他见我学习态度认真,深为感动,还在他录制的光碟封套上写着:“你对印度歌的热爱令我惊叹!”

老师教我唱梵文、特鲁古文和淡米尔文歌曲。古典歌曲不容易唱,边唱边要配合节奏在右边的膝盖上打拍子。

通过沙提亚灵甘老师,我接触了南印度古典乐圣Sri Thyagaraja(提亚卡拉加),以及他于1767年5月4日至1847年1月6日创作的五首经典圣歌。每年在这位乐圣的忌辰,音乐爱好者会聚合在一起表演这五首歌曲。从简单的诵经祈福,点圣火,向乐圣的画像撒鲜花到唱完他的七首歌曲,通常需时约三个小时。

2006年,位于四马路印度庙(Sri Krishnan Temple)举行这个活动,由我的老师领唱,参与表演者有本地和来自印度的名器乐手和声乐家。

活动当天,器乐手们排列一边,与唱歌的人相对而坐。歌唱家、声乐老师和高班的学生坐在第一二排,公众人士坐第三四排,大多数人手中有一本特鲁古文的歌谱。表演的乐器也很多,有南印度鼓、小提琴、维纳琴、笛子等。

约50人的乐团一开始表演便散发出无限的震撼力。我浮游在一片气海中,有如喝了高粱酒,飘飘然地遐想纷飞。唐朝的音乐是不是有点像这种音乐?我不知不觉地神游到很久以前的敦煌之旅,试图拼凑那些我在敦煌石窟里见过的残余壁画。当灵魂着地,我迅速地投入悦耳的旋律。因已有拉卡(Raaga,印度古典音乐名称)的基础,很快能准确地打拍子。后来我要求老师教我这五首歌,他说:“你是个华人,不可能唱这些歌。”

我听后一点也不气馁,心里盘算着怎样找机会参加下一年的大合唱。我知道,古典印度歌的殿堂里有太多的瑰宝等待我去挖掘。几经转折,我认识了不同的老师,最后跟Sri Veerama Kaliaman印度庙歌手Sundaramuthi Othuvar (舜达拉慕缇)先生学唱,现在还偶尔去庙里听他唱歌,给他打拍子。

印度人音乐圈子的“异数”

迄今,我学了约20首湿婆的赞颂曲,2011年被湿婆神艺术学会邀请上台表演。湿婆神曲是公元5世纪到11世纪淡米尔那都一群诗人所创作的12册歌曲,内容叙述湿婆神的神迹。

回顾我的学习经验,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在印度人的音乐圈子里,我无疑是个“异数”,但老师都是重量级人物。这10年中我观赏了不下50场的印度音乐会。对我来说,这个边听边唱的过程是个美妙的心路历程,一种心灵的洗涤。

因多次受到鼓励,我的印度梦也越做越大:我希望有一天能远赴南印度的Thiruvaiyaru 市——乐圣提亚卡拉加的故乡——去参加他忌辰的千人大合唱。作为他们历史上第一名华人演唱者,相信我的参与必会引起音乐界一阵小小的轰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