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赤道风》与画家陈长豪

订户

字体大小:

记得那天我在准备早餐,丈夫方然正在看报纸。只听见他忽然说道:长豪去世了!

我感到无比震惊,不敢相信。不久前在一个集会上还看过他呢!他与任《赤道风》主编的方然同年同校,外表看起来很健康,开朗,怎么就这样走了?

我最早认识陈长豪应该是从报章上刊登他的速写作品开始,但纯粹只是神交,未曾有过接触。有一年方然参加一个文学活动,回来之后很高兴地告诉我,画家陈长豪主动提议帮我们设计《赤道风》封面,我听了当然很开心。后来,他甚至帮我们设计文章的版头,让排版更生动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