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明:游子过年忆絮

订户
作者(左二)与同学们窝在巴黎的学生宿舍,边看食谱边做菜,花了大半个下午,成功烹出了一个八人份的“新加坡香港团圆饭”。

字体大小:

“年”这怪兽在除夕会来捉走熟睡的小孩,所以要守岁,要放鞭炮吓走它;爸妈给压岁钱时总会说“年年难过年年过,岁岁平安岁岁袋”(广东话)。

这些过年的情节,自小就烙印在脑海里,也在40多年前我20岁时,跟着我到国外去了。

等邮差带来粉红色贺卡

那是法国的一个海边小镇,我们六个人被分成两批,付费“寄居”在法国家庭,每天到语言学校学法文。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