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新加坡与峇株巴辖 新峇两地渊源深

订户
清朝光绪帝题写的“麻株巴辖中华商会”牌匾,今仍高悬当地商会大堂。

字体大小:

一水间

退休新闻工作者

新马两地一水相隔,唇齿相依。两岸的前生今世,有多少故事正待人们去述说。

新隆高铁将在10年内通车,往后,新加坡与马国的峇株巴辖市镇(Batu Pahat),距离只是咫尺之遥。其实,新加坡与峇株巴辖在过去几百年来,就已来往频密,结缘深深。

两地渊源始于15世纪

事实上,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新加坡与峇株巴辖就已结缘甚深,堪称是源远流长。这一段渊源可追溯到15世纪,当时新马两地的航海者,曾经共用峇株巴辖河口的一口水井,同饮井水多时。

原来根据史载,在15世纪中叶时,暹罗(即今天的泰国)为扩大版图,一度挥军南下,意图攻占马六甲王朝不果,大军后来退守在峇株巴辖河口扎营,准备伺机再战。为了行军上的方便,领军统帅下令部属在那里寻觅水源,最后在河岸一带开凿了一口石井,以储水供。

峇株巴辖的地名,就是由此而来,batu在马来文里是石头,pahat是凿的意思,所以,Batu Pahat也称为凿石城。因为有了这口水井,川航于淡马锡(即新加坡)与马六甲之间的航海者,从此可以共享宝贵的水源,船只在行经这一带时,都停靠在峇株巴辖河口取水,解决了食水的需求问题。

当年,暹军图霸邻国领土,出兵征战以及开凿水井,而最终给予新马两地人提供了食水方便,也算是造福人群了。不过水井今已干涸,留在河口的石井遗迹偶尔才被人提起。为了纪念这个凿石的典故,当地政府在市中心大草场矗立一个纪念碑,碑上有双手,一手举锤,一手握凿凿石头,十分形象地介绍了峇株巴辖名字的来源。纪念碑现在成为峇株巴辖的地标,吸引旅客到访参观。

清朝军舰与特使来访

峇株巴辖与新加坡的另一段渊源,是在上世纪初。1908年春,中国清朝政府为借鉴外地宪政,曾派出专员乘坐军舰前来东南亚考察,并先后到访新加坡与峇株巴辖。

当时,军舰就先停泊在新加坡,再由新加坡一名商人张扶来,赶水路乘坐汽艇到峇株巴辖报信。尔后,军舰才从新加坡开往峇株巴辖。

当钦差专员与军士们在峇株巴辖内港登岸时,吸引远近市民万人空巷争睹他们的风采,这还是峇株巴辖开埠以来的最大盛事呢。峇株巴辖后来也因为有军舰与特使来访,声名大噪,从此吸引更多人前来开荒垦地,最终迅速发展成为一个繁华之都。

那一年,清朝是由光绪帝掌政,由于峇株巴辖的中华商会在1907年筹划创立时,曾经向清廷提呈备案,光绪为此还特别给商会题字,并通过军舰考察之行托交给商会。上书“麻株巴辖中华商会”的牌匾,黑底金字,今天仍高悬在商会大堂,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

30年代胡文虎慷慨捐输

另外,峇株巴辖与新加坡在教育与语文上,也有一脉相连的联系。1933年,当地联合华校代表成立华小会考委员会,让高小毕业生参加,以鉴定毕业生华文水平。委员会当时委托中国驻新加坡总领事负责出题及批阅试卷。

1938年,当地侨领倡议创立华侨中学,让峇株巴辖学子留在镇内就读中学,建校首期经费需资5万元,当时,以新加坡为营业总部的慈善教育家胡文虎,慷慨捐出1万元,协助峇株巴辖市民实现拥有中学的心愿。

为纪念胡氏贡献,学校以胡家兄弟的名字,即胡文虎与胡文豹,把礼堂命名为“虎豹堂”,1963年华侨中学易名为华仁中学。今天,这所学校设备齐全,学生人数多达3000人,成为当地三大独立中学中最大的学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