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寻访“淡滨尼”树

挂着附有说明牌的“淡滨尼”树。

字体大小:

岛国阳光充沛,花草竞生,动植物繁衍。到大自然里去感受去探索,到处都是盎然春意。

在新加坡生活了十多年,一直住在东部,有相当长时间住在淡滨尼,后来搬家了,也隔得不远,淡滨尼是个热闹的地方,还是常去。

早就听说“淡滨尼”(Tampines)是一种树的名字,可是一直不求甚解,不知道要如何去追究探寻一番,看看到底这种树长得什么样子?所以,当杨老师发简讯说要组织大家走淡滨尼生态公园(Tampines Eco Green Park),探访那个名叫“淡滨尼”的树的时候,我立刻就响应了。

其实对“淡滨尼”树感兴趣的人还不少呢,我们约好了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在淡滨尼北民众俱乐部集合,粗略统计一下,大人、小孩竟有十多名。

杨老师曾在政府学校任职,是一位很有耐心、有亲和力的人,令我惊讶的是,为了这个周末远足,其实也是朋友聚会,他竟然准备了十多页的介绍资料。由衷叹服身边的这些朋友,他们常常把职场上的专业能力,以同样专业的态度,运用到闲暇时间的公益活动中来,热心组织历史文化之旅、田园自然之旅等。

我们集合的时间在下午四点,经验上这个时候太阳没有那么炙热,接近傍晚的时候常常会有凉爽的风吹来,感觉很舒服,适合散步远足。可是,就在大家陆续抵达之即,眼看着天就阴沉下来,是要下雨了吗?看来是!那还要不要走生态公园?走一步看一步吧!其实,不少朋友是从中部、西部或北部特意赶过来的,如果真的下起雨来,不能成行,还是蛮有些失望的。

天空开始飘起雨丝,我们一行十多人还是兴致勃勃地出发了。生态公园位于淡滨尼与巴西立的中间地带,如果搭乘地铁,你可以快速领略这片原始沼泽丛林地带,据说这是政府新近耗资300多万打造而成的原生态公园。

我们沿着地铁线,先来到太阳广场公园(Sun Plaza Park),这段路是在地铁下面,一路走,一路雨就大了起来,妙的是这帮朋友既不着急,也不恼,大家还是继续有说有笑,看来心情好多么糟糕的天气也没什么大不了。

相信一定是我们的坚持感动了老天爷,不久,雨就停了,而且太阳出来了,雨后的太阳光线如此明媚,富有变化,因为亮丽的夕阳光线的指引,让我辨认出进入生态公园的走向是东北方向。

“大家快过来看,这就是淡滨尼树!”杨老师在前面热情招呼大家。原来淡滨尼树(长叶鹊肾树)的植物学名为“Strebulus elongate”,是早期这一地区普遍生长的树种。这种树也是马来半岛最优质木材之一,由于广泛被砍伐使用,上个世纪60年代后渐渐消失。

早期华人居民称这种树为“Teng Puay Ni”(福建话),用以形容树皮非常粗糙坚硬,马来人则称之为“Tempinis”,后渐渐转化为“Tampines”。

据说从前这里有条河,也以“Tampenus”命名,Tampines(淡滨尼)的路名、市镇名一直沿用至今。为了科普和追根溯源,当局在公园的路边种下几棵淡滨尼树,还挂上附有文字说明的树牌,方便人们从中学习,增广见闻。

我是很有兴趣去学习认识一些植物的名称的,以及它们的生活习性、栽培历史等,让我因此确认自己与这片土地有着某种贴近的亲密关系。

淡滨尼生态公园的草径据说有3公里长,因为天色渐渐暗淡,我们其实没有走完,但这一路走来也足以让我们心满意足,不虚此行。

自然之美,其实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用文字来形容,可是那种感觉,又是如此强烈,热爱自然的最好表达方式就是换上一套舒适的衣服、鞋袜,以平和恬静的心走进自然。

(作者为本地写作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