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异乡

曾经的路,曾经的梦。岁月一点一滴慢慢沉淀,记下了我们的青春故事。

真是岁月如流水。1956年离开故乡,以为“过番”来新加坡就像去外婆家走亲戚,虽然远些,最多一年半载就会回去。当年我们是乘坐轮船,经过五天五夜的航行,因为晕船,其中四天半都是躺着过。

最后十几个小时,才能起身看到大海。来到新加坡我们还不能马上被接受,需要在一个叫棋樟山的小岛隔离三天,证明没有传染病之后,在农历三月初二登陆本岛。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