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再见,结霜桥

字体大小:

城景一瞥

看到报纸报道,有80多年历史的结霜桥旧货市场已走入历史,心中不免感到唏嘘,因为那是我童年成长的地方。

我小时家贫如洗,父母为生活日夜奔波,住的地方狭小不堪,只好把我寄托给外祖父。当时外祖父住在惹兰勿刹毕德街(Pitt Street)的一栋私宅,私宅对面是一座制冰厂,外面就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旧货市场。

结霜桥和旧货市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除了各摊位摆卖的旧货,还有美味食物,非法赌摊,猖獗的扒手,肮脏小河,以及私宅旁几条错综的小巷。

美食·扒手·赌档

美味食物我记得的有河边的炒面和芋头饭,摆在路中的羊肉丸米粉汤,还有冰厂旁的牛肉面。巷口另一端,有炒萝卜糕和辣椒花生面,我每星期都会轮流把不同食物吃上几回,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回味无穷。

提起扒手,我真是恨得咬牙切齿。记得当年我成绩不错,舅父就送了一支派克笔(Parker Pen)作为奖励。我把笔插在口袋,在市场走了一圈,不到20分钟,回来就发现笔不翼而飞!那时的Parker Pen 可是很贵重物品,我伤心地用被蒙住头痛哭了几个小时。扒手啊扒手,你真是心狠手辣,连一个小孩子也不放过!

至于非法赌摊,骗子手法真是“炉火纯青”,骗取赌客的钱财不计手段。记得骗子用三个小木杯和一个小球,在几分钟内就可以骗到盘满钵满。骗子在大家面前故意很明显地将小球用一个木杯盖住,然后以极慢的速度将三个木杯交换移动,目的是要让大家都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小球在哪个木杯里,因此吸引大批赌徒,纷纷掏出钱来下注。

哪知道三个木杯一打开,小球却出现在另一个木杯里,原来骗子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偷龙转凤了。可怜的赌徒,有些把钞票输光了,连手表、首饰都押上,最后当然也都进了骗子的口袋。

至于那条小河以及私宅旁边的小巷,是我和友伴游泳和捉迷藏的好地方。我就是在那条肮脏的小河里学会游泳,不过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每次带着满身臭味回到私宅。

如果此时老妈刚好回来外祖父家,就会送我一碟“炒粿条”——在我的两条腿上抽上好几鞭。但我不怪老妈,我知道她的苦心,她含辛茹苦,希望我有出息,岂能容忍我在那又黑又脏的小河里打滚翻腾。

宏文学校的教导之恩

我小学就读的是宏文学校,她坐落在离毕德街不远的狄生路。那时的校舍和现在美轮美奂的现代设备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当时的校舍只是一座四层楼的建筑物,设备简单,没有草场,上体育课就在四楼空地,火灾演习时全体师生须跑到离学校有一段路程的联络所前的草地。

当时的校长是林芳兰女士,我六年级时的级任是林锡坚老师。对于他们以及其他老师的教导之恩,让我顺利升上华侨中学,我永远铭记于心。

结霜桥,再见了。

为了国家更美好的未来,你必须走入历史,我会永远记住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