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树

订户

字体大小:

如果说城市是个活的机体,那么树木就是机体的肺,树木的枯荣密切地影响着生态。

不说你不知,说了你可能不相信。《海峡时报》今年2月23日报道,根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世界经济论坛的联合调查报告,全世界17个大城市被选为研究对象,在悉尼、温哥华、波士顿、阿姆斯特丹等城市之中,我国的绿化面积以将近30%夺冠,不愧为“花园里的城市”。

假设以每一棵树占地约10平方米来估计,面积719.1平方公里的红点小国就大概有2100万棵树;再以500多万人口来平分,每一个人就分得四棵树了!

早在百多年前我国开埠初期,新加坡的原生植物种类繁多,多姿多彩的树木就已吸引了不少自然学家和艺术家留驻这里。其中著名的旅游植物画家玛丽安·诺福(Marianne North)就为我国当时的植物画了两幅作品,真品现收藏在伦敦邱园。两幅画作的数码复制品和玛丽安的其他184幅作品目前正在植物园免费展览到11月26日。

当然,在我国的“树的世界”并非只有好消息。在今年4月的世界树种调查中,目前有9600个树种濒临绝种,其中在巴西的8700多个树种中,濒临绝种的就占了4300多个;而小小的我国,也统计了有31种海岸树种遭到同一命运。

间接淘汰本土原始物种

在一个生态环境里,物种的多元性是非常重要的,消失的物种会破坏生态的平衡,也严重影响环境自然修复的能力。由于城市迅速发展,我们选择了适合城市的外来树木,间接淘汰了本土的原始物种,造成了对环境不可逆转的破坏。除了原生物种的消失,我国超过百年树龄的老树,也因为城市发展被逼让路,或因环境污染和被破环二逐年减少。

近年来除了真正的植物树,我国也算蛮有创意的。2012年滨海湾花园竖立了首创的钢铁“擎天大树”,制造一个垂直花园。园内十多棵钢铁树,高从25到50公尺不等,它们其实是由不锈钢等材料组成的支架,让来自世界多个热带国家的200多个不同品种的植物,以支架为家垂直攀爬生长。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就希望再过几十年,这些树能在这里茁壮成长,为滨海湾花园增添超过15万棵大树。

让艺术和人造自然结合

从树的坚强结构引发的思维,还体现在我国一些超大型的建筑翻新项目里。2006年翻新后的国家博物馆就是一个例子,而2015年翻新后重开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则更上一层楼。为了把毗邻的政府大厦和高等法院这两座具有历史纪念价值的建筑物连接起来,绘测师设计了五棵超级钢铁树干,撑起了一个超大顶罩,把两座建筑物组成一座超大型的美术馆,让艺术和人造自然结合起来。

如果说城市是个活的机体,那么树木就是机体的肺,树木的枯荣密切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态。我们目前得天独厚,每个国民都有四个“树肺”为我们服务,希望我们在建立智慧国的当儿,没有忽略生态和树木,让下一代仍有宜居的花园和城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