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是个有情人

70年代流行的乒乓娃瓷杯。

我从小就爱喝咖啡。念书的时候,跟同学们去咖啡店,别人都喝冷饮,唯独我喝咖啡,总是被同学叫“安哥”。

如今我真做了安哥,对咖啡的爱有增无减,一有空闲,便会步行到住家附近的咖啡店过一过咖啡瘾。

往咖啡店的路上,会经过一棵不知名的树。树不大,但长得葱郁挺拔。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