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瓦那唐人街

古巴首都哈瓦那旧城区,入口处与出口处分别竖立着“中国城”和“华人街”的牌坊。

哈瓦那华人街与欧美的唐人街一样,主要是中式餐馆和宗乡会馆。

缤纷行脚

踏入2018年的第三天,我们几个新加坡人搭飞机到吉隆坡,在吉隆坡汇合马国的南大校友,一同飞往古巴;途中在荷兰停留几个小时,日夜兼程地度过37个小时,才抵达古巴首都哈瓦那。开始南大教育与研究基金会主办的16天古巴与墨西哥文化之旅。

古巴原是印第安人的土地,1492年哥伦布到来之前,古印第安人就创造了璀璨的旧石器和新石器文明。它先后沦为西班牙和美国的殖民地,西班牙人又从非洲运来大批黑人奴隶来古巴拓荒。西班牙白种人、印第安人,以及非洲人经过几百年的大融合;今天,古巴大街和公共场所,很少看到纯白种人、纯红印第安人,他们已经融合为新的古巴人。

华人街上的餐馆和会馆

作者摄于哈瓦那中国城。
作者摄于哈瓦那中国城。

据当地华人说,古巴本来有好几万华人,1959年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政府成立后,推行社会主义,许多华人移居到美国或巴拿马。

在哈瓦那旧城区游的路途中,我们发现中国城和华人街的牌坊,两个牌坊分别竖立在入口处与出口处,于是要求导游停车让我们去参观。

哈瓦那的龙冈亲义总公所(即龙冈会馆)。
哈瓦那的龙冈亲义总公所(即龙冈会馆)。

哈瓦那华人街与欧美国家的唐人街一样,主要是中式餐馆和宗乡会馆,餐馆有广州酒楼、天坛酒楼等。宗乡会馆有龙冈亲义总公所(即龙冈会馆)与黄江夏堂。

黄江夏堂为黄姓宗亲的会馆。
黄江夏堂为黄姓宗亲的会馆。

龙冈亲义总公所是广东新会三江镇、联和村及新江村的同宗兼同乡的组织,他们是宋朝赵姓皇族的后裔,很早就到古巴开辟新天地,招牌写着:1900-1946。黄江夏堂是黄姓宗亲的组织,可惜我们是集体活动,没有时间一一登门叩问,他们的招牌都挂在楼上,会所也在楼上。

还有一所“武馆”,玻璃门墙可以看到里面的练武兵器以及许多练拳和表演的照片。从照片看来,练拳及表演者的华人不多,多数是经过数百年种族融合后的古巴人。当天是星期日,武馆内没有人,无从采访。

老人院里的华裔

在街上遇到一名张姓华人,他说横街有一幢房子住了一些华裔老人。我们依照指示,到华裔老人院探访华裔老人。

第一个接受我们探访的是85岁的赵伯伯,他很悠闲地坐在屋前小客厅,乡音未改,以浓浓的四邑话(粤语次方言,台山、新会、开平和恩平四个县的次方言)说,他是广东新会人,少年时曾在江门市(管理上述四邑以及鹤山的行政市),年轻时就来古巴,住了几十年。以前经营杂货店,娶当地人为妻,有八个孩子,老夫妻已经离婚,做生意时积蓄了一些钱,老人院的膳宿费每个月20元(古巴比索约1.33新元),有免费医疗照顾。

来自广东新会的赵伯,他是宋朝赵氏皇族后人。
来自广东新会的赵伯,他是宋朝赵氏皇族后人。

赵伯说,他每年都跟随美国旧金山的会馆(冈州会馆)回唐山(广东新会)。看起来赵伯的晚年生活写意。

接着,另一个余伯也来与我们谈话,他也说着浓浓的四邑话,他是台山人,85岁。他说,他十七八岁就来古巴,从前做生意,储蓄了一些老本,每月缴20元的膳宿费,他可以应付,生病了也不必愁,生活还过得去。谈到亲人时,他说,子孙们都忙着自己的事,很少来探望他。

余伯(右)是广东台山人,十七八岁就来古巴谋生。
余伯(右)是广东台山人,十七八岁就来古巴谋生。

他说,一别家乡几十年,还没有回去过唐山。他羡慕赵伯,每年都可以回乡。

从赵伯与余伯的谈话可看出,这些去国离乡数十年的老华人,晚年的生活还差不多,就是缺乏亲人的关爱。看到我们这些同是华族的远方游客探望他们,仿佛是家乡的亲人前来关心他们,畅所欲言,非常高兴。

旅游巴士皆“宇通客车”

古巴的交通工具有马车和古老的汽车,汽车多是白色车顶的德士,还有崭新的大型旅游巴士,我们乘坐的旅游巴士有好几十个座位,车后还有卫生间,车头挡风镜写着“Yutong”,上车后才看到在座位旁的玻璃窗上印着小小的“宇通客车”四个华文字,原来古巴全国的旅游巴士都是“宇通客车”。在唐人街,我们遇到几个讲华语的华人,他们自我介绍是从北京派来古巴维修旅游客车的技术人员。

在古巴看过许多英雄纪念碑和广场古迹、博物馆、海明威故居,热情奔放的拉丁舞表演;之后续程前往墨西哥。

讲华语导游比较贵

在墨西哥机场我们结识一名华裔青年导游谭君,交谈之后才知道目前在美洲的旅游界,能讲华语和粤语的导游,收入比讲英语的导游丰厚,原来现在的中国旅行团比较多,需求高。中国游客在北京、上海和广州办旅游签证很方便,有直航班机往返墨西哥城与上海,航程只需14个小时,不像我们折腾了37个小时才抵达古巴。

我们在古巴与墨西哥的三名导游都是讲英语的,分别是非洲裔古巴人、印第安人和种族融合后的墨西哥人。在旅途中一些团员曾提出为何不请讲华语的导游?原来要请讲华语的导游,必须付较高的旅费。

谭君很坦率地告诉我们,他是广东台山人,在台山小学毕业后,13岁到墨西哥,父亲先到墨西哥发展,经营中餐馆。到了墨西哥他先到以西班牙语读书的小学插班,读了两年就小学毕业,升上中学再读六年便中学毕业。毕业后他到父亲的餐馆工作,后来旅游公司急需华语导游,他便转行当导游。

谭君能讲流畅的华语、粤语和西班牙语,以及不是很流畅的英语,在旅游界很“吃得开”。他每年都回台山家乡,他说回乡很方便,先搭班机到上海,再转班机或动车下广州,台山离广州不远,很快就到。他将在今年底结婚,未婚妻也是台山人。

他说,墨西哥大约有五六万华人,百分之七八十是广东人,其余是浙江温州人,温州人多数贸易,赚了钱就回国,广东人多数经营餐馆,留了下来。

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

墨西哥城没有特定的唐人街,不过中餐馆都集中在市区营业。我们曾到一家做自由餐的中餐馆享用午餐,它的菜式不少,口感不错,尤其是炸酱鸡和炒豆芽,令人仿佛回到新加坡,也看到不少非华裔的当地人光顾中餐馆。

这次到遥远的中美洲旅游,印证“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这句话,更难得的是遇到“同声同气”讲共同方言的老乡。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古巴 哈瓦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