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说日历

订户

字体大小: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我住在淳朴的农村里,村民都是以劳力赚取生活费的贫困大众。

当时刚刚和平,百废待兴,民生困苦,住宅因陋就简。基本上,跨过门槛就是大厅,厅和后面的房间由一排附着凹凸树皮的粗糙木板墙隔着。地上未铺洋灰,搭屋时把黄泥压平,不过雨天温暖,晴天涼爽,那是自然规侓的调节作用。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