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炳:出席“农民宴”有感

订户

字体大小:

别开生面的“农民宴”是感恩与怀念于母校“农民公学”(1946-1977)而设的。2009年,王新民与一般热心校友组成“农民宴”筹委会,举办年度的“农民宴”。今年的“农民宴”来了,我带了女儿女婿们赴会,主要让他们感受有关农村学校的气息,而我是抱着感恩与怀念的心情而来。

侵占新加坡三年六个月的日本军在1945年东亚战败投降,留下的是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狮城。停顿了几年的各类学校纷纷开学上课。一些乡村地区也由热心人士出钱出力创立华校,抢救面临失学的村民子弟。当时的殖民地政府,对民办华校不闻不问没有补助,任其自生自灭,学校经费全靠民间捐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