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唯一国家古迹乡村庙宇 后港斗母宫完成修复工程

刚刚完成修复工程的后港斗母宫,是本地唯一列入国家古迹的乡村庙宇。

字体大小:

后港斗母宫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九皇爷庙,也是本地难得一见的乡村庙宇。庙宇于2016年启动第一、二阶段扩建与修复,工程终于今年完成。

屋顶漏水靠“撑伞”顶过十多年风风雨雨,本地唯一被列为国家古迹的早期乡村庙宇后港斗母宫,终于完成数百万元的修复与增建工程,让这座有近百年历史,远近驰名的九皇爷庙恢复昔日样貌。

后港斗母宫在2016年的九皇庆典后,启动第一、二阶段扩建与修复工程,即建地下停车场和在庙宇右侧修两层楼办公室,之后才修复古庙本身。

总预算600万元

20-9-18_now_5_Medium.jpg
后港斗母宫昔日的戏台,是后港一带的地标。(图片取自《九皇圣迹——后港斗母宫》)

据了解,增建部分包括挖建地下停车场,修建两层楼办公室,兴建庙前围墙和牌楼,以及增设环保金纸炉等,这部分工程耗资250万元。

修复受保留古庙本身花费另外的150万元,当中的120万元用在修复古庙外观和撤换屋顶的屋瓦等,剩余30万元用在内部装修和安置神龛等。负责修复古庙的是中国福建泉州古建筑公司。

斗母宫今后还会有第三阶段工程,即在现有庙宇后面兴建四层楼高的行政楼。三个阶段工程加上内部装修,总预算600万元。斗母宫目前已累积440万元应付这项工程的开支,但还需要筹募剩余款项。

新加坡道教总会会长、后港斗母宫信托管委会主席陈添来说,后港斗母宫赶着在今年的九皇爷诞庆典前完成古庙的修复工程,已挑定农历八月十四日(9月23日)举行众神的晋宫盛典。

这座九皇爷庙过去以九皇大帝为主神,除了九皇庆典,平时不免有些冷清,管委会因此决定增设一个供奉六十星宿的太岁殿,同时安奉各种神明,例如广泽尊王、鲁班仙师、玄天上帝、包公、孔子、莲花太子、齐天大圣、大伯公等。

后港斗母宫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九皇爷庙,也是本地难得一见的乡村庙宇。国家文物局在2005年1月14日正式把它列为国家古迹。

早在2010年12月,联合早报就报道本地两座被列为国家古迹的道教庙宇迫切需要抢修,那是天福宫旁的庆德楼和位于实龙岗路上段的后港斗母宫。原本靠“拄拐杖”支撑山门的庆德楼在2014年底完成380万元的修复工程,靠“撑雨伞”(搭巨大帐篷遮盖整座庙,阻止漏水问题恶化)的后港斗母宫却因各种缘故,迟至今日才完成修复工程。

政府征地引发庙产问题

20-9-18_now_4_Medium.jpg
早期的后港斗母宫,周边还是乡村。(图片取自《九皇圣迹——后港斗母宫》)

事情要回溯到1998年,当时政府为了扩建庙前马路,征用斗母宫部分土地,包括拆除斗母宫标志性的戏台。斗母宫当时获得154万余元的赔偿。斗母宫的香火,最早是由主坛人王珠玑接引到新加坡,王珠玑的后人一直住在庙宇后面的平房。

2001年,王珠玑之孙王有求向法庭申请反向拥有权,成为庙宇和土地的业主。但是总检察署认为神庙属于慈善信托房地产,不该归个人拥有,因此要求重审。

高等法院在2002年11月推翻先前判决,判庙产为公共产业。但是后港斗母宫当时没有信托人,便在2003年7月交由公共信托局处理。总检察署在第二年委托道教总会管理这座著名的九皇爷庙。

道总接手后,曾以赔偿方式让庙宇后面两组住户搬走,却无法与王有求和他妻子达成协议,最后决定让他们继续住在那里。

陈添来解释,道总虽是在2004年8月13日受总检察署委托管理后港斗母宫,但是新加坡公共信托局直到2015年3月31日,才正式把斗母宫移交给五名信托人。

信托管理委员会目前的五名信托人,分别是新加坡道教总会会长陈添来,韭菜芭城隍庙联谊会主席林水金,新加坡道教三清宫荣誉主席陈志城,洛阳大伯公主席白植义和本地多家道教宫庙名誉赞助人黄来兴。

后港斗母宫还有一个由七八十人组成的九皇庆典委员会,专门负责筹划和组织一年一度的九皇庆典。信托委员会接手管理斗母宫至今已14年,如果把今年农历九月的庆典算在内,九皇庆典委员会则是第15次主办九皇庆典。

陈添来透露一个小秘密,每年九皇庆典的法船号码,是根据他们接管的年份和兴办庆典的次数拼凑而来,例如去年是接管了13年,办了14次庆典,因此法船号码是1314,今年自然是1415。

陈嘉庚的黄包车夫捐地

20-9-18_now_3_Medium.jpg
早期的后港斗母宫,周边还是乡村。(图片取自《九皇圣迹——后港斗母宫》)

根据立于民国辛酉年(1921)的斗母宫碑记,这座九皇爷庙的香火源自槟城香港巷斗母宫,是在光绪壬寅年(1902)由本地南安人王珠玑迎到后港四英里林露园内供奉。林露即林路,又名林云龙,是抗日英雄林谋盛的父亲,也是本地早期富商。

后来一名信奉九皇爷的富商王水斗捐出后港五英里一块空地建斗母宫。在王水斗和众善信,包括郭际货、陈仙精、陈有泰、王珠玑、王锦丰,林金庆、周如切等合力募款下,后港斗母宫于1919年正式动土兴建,前后耗时三年,于1921年落成。

名字列在宫碑之首的王水斗,祖籍福建诏安,曾经是陈嘉庚雇用的黄包车夫,后来靠经营黄梨厂致富。从碑铭上看,当时人们崇拜神明,是因为祂有“救世百病之灵功,改祸转祸之感应”。

后港斗母宫还有一块立于乙丑年(1925)的石碑,记录该庙在甲子年(1924)修建戏台一事。这座华丽的戏台曾经是后港一带的标志性建筑,当年坐车经过实龙岗上段,一定会看到戏台背面,可惜这座精致戏台,因政府要拓宽马路于1998年被拆除。

今天的后港斗母宫,一边与贝特达实龙岗教堂(Bethesda Serangoon Church)和哈芝尤索夫回教堂(Masjid Haji Yusoff)为邻,另一边与西河别墅为邻,庙前是繁忙的马路。

但是从国家档案馆保存的一张旧照片来看,早期的斗母宫完全处在乡村地带,周遭是高耸树木,包括好几棵椰子树,庙旁是矮小简陋的亚答屋,证实它是早期乡村庙宇。

后来甘榜消失了,那里被发展成半市郊的繁忙小镇。昔日居民都记得后港五英里过去有座被大家视为地标的湿巴刹和小贩中心,附近还有学校和电影院。如今巴刹和戏院都不见了,倒是见证岁月沧桑的后港斗母宫,近百年来依然屹立在原处。

九皇信仰与洪门有关

20-9-18_now_2_Small.jpg
通往八角楼的狭窄楼梯。

斗母宫的主体建筑分为前后两部分,前庙后楼,庙与楼内部相连,但通往八角楼的入口相当隐秘,楼上供奉着神秘的九皇大帝,一般人是上不了空间狭小的八角楼。

根据后港斗母宫2006年出版的《九皇圣迹——后港斗母宫》一书,有关九皇崇拜的民间传说很多,众说纷纭,从古代星宿崇拜到秦代革命烈士,从明太祖第九代孙鲁王到清朝时收复台湾的郑成功,但说得最多的是,与反清复明秘密会社洪门帮会有关。

其中一个说法是,洪门前五祖蔡德英、方大成、马超兴、胡得帝、李式开投奔郑成功后,被派到闽粤桂等地组织反清复明活动,有一次在躲避追兵时住进惠州的高溪庙,在附近河流捞起一个底部刻有“反清复明”字样的白锭香炉。这一传说与九皇信仰只拜香炉的习俗吻合。

另一个传说与洪门天地会首领万云龙有关,据说万云龙在雍正甲寅年(1734)农历九月初九,与清兵交战时战死在湖南长沙。他的部属逃到海南岛,再逃往暹罗(泰国),因不受暹罗政府欢迎而南下槟城,有些人去了霹雳州的矿区,还有部分残兵来到吉隆坡安邦,表面上以开垦种植为业,暗地里秘密结社。

安邦流传的一种说法是,洪门会有一次开香堂(新人入会仪式)时,遭英殖民地警方突击,有人急中生智说他们正在拜神,可是现场无神像,他们于是指着香炉说,那是他们崇拜的对象,称其为九皇大帝。

20-9-18_now_1_Medium.jpg
这对联显示九皇信仰与反清复明信念有关系。

最能坐实九皇信仰与反清复明信念有关系的,应该是至今还能在斗母宫内看到的独特对联。对联的一边写着一个“日”字至四个“日”字,另一边是一个“月”字至四个“月”字。“日月”即“明”,看来这对联就是一幅“反清复明”旗帜。槟城香港巷斗母宫已故道士李茂盛生前曾说,对联的读音是:

日月精华龙里羡,月朋浪荡定乾坤

修复后的斗母宫内,至少能找到三对相同对联,一对在正殿神龛两侧,一对在正殿的柱子上,还有一对在八角楼。

九皇庆典的各种细节也似乎与洪门帮会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扯,例如参与庆典的信徒穿上白色素服,系上白色头巾,被认为是在为已故洪门领袖披麻戴孝,身上的黄色腰带和手带分明是明朝皇帝所用的颜色。

今天,秘密帮会不复存在,反清复明已成历史,但是每年到了农历九月,全岛各地的九皇爷庙依然会举行九皇庆典,按时到河边迎接九皇大帝圣驾,热热闹闹地出巡,十天后再以盛大仪式送神,年复一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