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33号车的青春岁月

40年前在同事鼓励下,我们几个新人一起报读理工学院晚间部分课程。学院后来搬到杜佛路,我们便开始追33号车的日子。

从高楼望去,没想到那矮矮的建筑仍在,那曾是我上过一阵子课的新加坡理工学院旧校舍。

往事如烟迎面轻拂,忆起40年前。那时初入行,同事鼓励下,我们几个新人一起报读理工学院晚间部分课程。

读到身体拉警报

理工学院位于麦士威路我的办公大厦附近,5点下班步行到学院后,还有很多时间享受晚餐。餐厅食物卖得好便宜,吃一碗$2的鱼丸面,再加一碗$1.20的米暹,那是一离校就冲入忙忙碌碌生活中的我,最佳心灵鸡汤。

可惜好日子不长,不久后学院搬到现在的杜佛路新校舍,开始追33号车的日子。最爱到车站就看到它,最恨是望背影兴叹。遥远的车程,一错失就得痴痴地等上半小时的寸金光阴。

日子过得紧凑忙碌,有时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多。芳华二十青春正茂,天气转凉身体就拉起警报。幸好后来下课后晚上不管多热,改冲热水澡,风湿病才不药而愈。

七天年假都在准备考试

那个年代,一年只有七天年假,全都耗在准备学院考试。一星期至少三天早出晚归,星期六上半天班后也要回学院上户外实习课。工余课余时间就是温课。做功课前,翻查字典是我这道地华校生长之又长的前奏曲。

三年的土地勘测课程,学习土地勘测相关技术知识。将工程师建筑师的平面设计,准确无误的建造在地面上,这看似简单其实并不简单的过程,土地勘测是其中重要一环。

除了必修本科外,其他科目上至天文,下至地理。

20181110_lifestylevintage_Medium.jpg
1976年周末上半天班后上户外实习课。

众多科目中,最要命的是“法律法规课”,什么thereon thereoff,搞得英文根底不好的我晕头转向,差点就栽在这一科。

幸好也有喜欢的科目——天文学。原来看星星不只浪漫,也挺科学,从观看星星的位置,就能测知身在何处,宇宙的奥妙,那时才知晓。

文凭是擢升钥匙

当时就读课程,理工文凭还没被公司认可。同事们觉得没有大学资历的中四高中生,虽有一技之长,也需有文凭在手,才不会忐忐忑忑,前程茫茫。后来证明他们有远见,除了真正的工作能力,那文凭也成为日后擢升的一把钥匙。

多年后回想,虽然学以致用只是一部分,但却无形中加强自身的普通常识,开阔视野情商智商,除了考试与文凭,学习的真谛,莫过于此。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缤纷校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