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木薯的记忆

说到木薯,人们会想到日本侵略马来亚与新加坡的时期,由于粮食奇缺,居民迫得种木薯当粮食充饥,这是老一辈人痛苦的一段岁月,我们在战后出生,没有经历战争洗礼,自然无法想象。但种木薯和吃木薯仍是我童年的记忆。

砍除老胶树焼芭翻种

童年生活于树胶林里,父亲把屋子建在树胶园内,前面是条红泥路,走完两公里红泥路才到达公路,公路两旁是华人新村,再上去不远是个小市镇。两排长长的木板屋有各式各样的商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市镇唯一的华文小学更是我启蒙的学府。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