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塑料带

订户

字体大小:

60年代初,有了家室后,原来任职的那家专做印度尼西亚生意的入口商受到“马印对抗”的冲击,大幅度削减职员薪酬,我只好自我炒鱿鱼另谋高就,到一家汽水厂工作。是时工资每日三块到四块余,包括超时。

如此低微的收入,不提别的,单单还房租就占去大半的收入,何况还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要抚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