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从office boy 到助理总经理

订户

字体大小:

每个人都拥有童年的岁月,童年是苦还是乐,出生于不同的家庭,有各自的体验。童年始终在人们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的童年在殖民地米字旗下,在日本的铁蹄下度过。那个年代,几乎与我同龄的孩子,都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读小学没毕业,有者连学校都没法进过,就在街边喊叫卖声。

从小孩到老头

1951年8月1日,我穿着校服到外资银行当杂工,时年14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