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童心,棋手不回

那天在电梯口看到一管破碎的日光灯,碎片撒了一地。这一幕,让我想起了童年的点点风筝。

亚答屋上“咬风筝”

小时候,六七月暑假一到,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风筝满天飞。每每忆起,不禁嘴角上扬,笑得灿烂如篱笆边的长春花。那个季节,对于青少年来说,天天阳光灿烂;斗风筝、打弹珠,真是乐翻天。只见一个个童年在天地间打滚玩闹,惹得天公羡慕不已,也想凑凑热闹。

如此带着泥土香、甘榜味,与大自然打成一片的事儿,自然少不了哥哥们和我的参与,“主战场”就是蔚蓝的天空。二哥是“风筝王”,他的风筝所向披靡,各路风筝竞相挑战,一番车轮战后,都落荒而逃。如果风筝上写着汉字,二哥的风筝一定是个“秦”字,一统天下。

每天黄昏,我们兄弟几个便会放上风筝,迎战各路大军。斗风筝方言称“咬风筝”,这个“咬”字形容两条线互相拉扯、割斗,十分形象。咬风筝除了要懂得作战技巧“放线”和“收线”之外,更要做足上阵的准备——“磨线”,就像磨刀般把风筝线磨得锋利无比。

磨线用到的主要材料,除了牛皮胶,就是日光灯。制作步骤并不复杂:

先找两块砖和一个空炼奶罐,把空罐放在两砖块之间,底下放些干枝树叶准备生火。空罐里加水,再加牛皮胶,然后把日光灯舂碎研磨,倒入罐中,点火慢煮,煮到牛皮胶液沸腾。稍微冷却后,把四号或五号风筝线放进罐中,再继续煮,让牛皮胶慢慢渗入线里。冷却后取出风筝线,找两棵距离适当的树,把风筝线缠绕在两棵树之间,在阳光下晾晒,待线完全干后,用另一空罐慢慢地把线卷好、收起。

棋纸上玩“碰碰车”

0404_now_3_Medium.jpg
弹子跳棋适合低中年级学生。

昔日,考完试或放假期间,孩子们不是在户外放风筝武斗,便是在室内下棋文斗。

说到棋,当时的文具店和学校贩卖部有售康乐棋、斗兽棋、陆战棋和海陆空战棋,以及今日仍能一见,但被现代小孩瞧不起,觉得老土的飞机棋。

印象最深的是康乐棋,棋纸上画了各种各样的体育运动,供三四个人一起玩,大家轮流掷骰子,掷得什么号码就按号码走多少个格子。有些格子内有小指示,必须听从,按指示停进或前进或后退到某一个格子。靠近终点者也别高兴得太早,若掷得的号码不能恰好走到终点,便会退回几格,如此一直在终点徘徊,甚至有可能离终点越来越远,眼睁睁看着别人超越。康乐棋好玩又有趣,格子内的小指示都是些道德常识,寓教于乐,很有教育意义。

低中年级的学生除了玩康乐棋外,还喜欢玩斗兽棋和弹子跳棋。

当时的斗兽棋有两款,都是中国制造,以广州出品的最受欢迎,原因无他,就是喜欢那盒子上的卡通动物画。从这个小侧面,即可获知旧年代的孩子单纯得可爱。

如果玩腻了,便拿出积木来玩。一般都是“六面画”动物积木,看谁能在最短时间内拼出来。这六面卡通动物画生动可爱,时代感强烈,一看就是那个年代的产品。当年的小孩,如今已是踏入耳顺之年的安哥安娣,若让他们看到这些积木动物画,宛如看到自己的童年,必定会心一笑,感慨万千。

小小司令排兵布阵

0404_now_4_Medium.jpg
海陆空战棋。

高年级的男同学则会选择下陆战棋。此棋分红黑两色,有军旗、司令、军长、师长,一直往下到工兵,还有手榴弹和地雷。三人玩,两人对阵,一人当裁判,当一方进攻,双方棋子相碰时,交由裁判按军阶高低看谁胜负,最后夺取对方军旗者为赢家。陆战棋只是初阶,可进阶玩高难度的“海陆空战棋”。

海陆空战棋棋子多,除了有陆军棋子外,还有海军和空军棋子:主力舰、驱逐舰、潜水艇、侦察机和战斗机等。两方要懂得调兵遣将、海陆空协调作战,很不简单,比陆战棋更有趣,一局玩下来,相当耗脑力。

然而,今时今日不曾见到学生玩陆战棋,更别说“海陆空战棋”了。这么好的棋种,就这样被时间洪流无情地给淘走。

仔细一想,时间老人也是在跟我们下棋,他永远是赢家,厉害如秦始皇,也玩不过他。他老人家也爱恶作剧,喜欢埋下线索,让人去追寻、去回味。那些棋类和风筝,就是他的杰作。

时间老人手里攥着好多好多风筝线,所有的人都是他放飞的风筝,一放,进入各自的童年,一收,又回到现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