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60年后再唱《淘洗锡米之歌》

当年参加《锡米山之歌》的同学于排练后在华中礼堂前合影。(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1959年,几十个乳臭未干,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竟然粉墨登场,扮演一群辛勤劳动的采锡矿工人和洗锡米的琉琅妹。

由于表情逼真,歌声感人,使得老师、家长和同学们鼓掌叫好,让辛苦排练将近一年的少男少女们,获得无价的回报。

兴奋而害羞的心情

《锡米山之歌》是当年“华中毕业班叙别游艺晚会”一个歌舞剧创作节目,节目表上演出委员会名单,演出者是郑安仑;其实他当时是华中校长,也许根据条例,必须列他为“演出者”,真正演出的都是在籍的学生。

华中是一所男校,没有女生扮演琉琅女,只好邀请南侨女中的同学一起演出,排练也只能利用周末时间。

一众男生,初次和女生一起参与演出,心情既兴奋又有点害羞,但在保证演出一定要成功的大前提下,大家不分彼此,通力合作,除了忙碌地遵从导演的指示,练习各种场合里,矿工和琉琅女工作的情景,也虚心向采矿工人和琉琅女学习。我们都知道,演出要成功,一定要用“心”,不能单用“力”。很高兴也很幸运,能通过“叙别会”的活动,学习课本里学不到的知识和技能,开拓我们的视野。

“这位是谁?”

前阵子,有一两个同学突然萌生念头,想召集当年的演员相聚叙旧。由于分别已经超过半世纪,很多同学已经失去联系,最终只能召集到十多人,当年的琉琅妹来了四人,赴约的采矿工人也多是不时见面的老同学。

20190627_zbnow_after_Large.jpg
60年后出席《锡米山之歌》演员叙旧的同学。(作者提供)

见面时,大家无不感慨万分,虽然不至于面目全非,但很多都认不出是谁。因此“这位是谁?”“相片中你在哪里?”不断在聚会中听到。

话题一打开,相距60年的隔膜逐渐消失。哦!原来你大学毕业后是当老师,还从一而终,教到60岁退休;算算一下,当老师或教过书的共八人。读到博士学位,了不起,想当年你还是蹦蹦跳跳的小鬼;什么!你大学没有毕业?哦!是太过聪明,提早毕业,现在是身缠万贯的生意人。当年有谁想追我的吗?有几个人举手,但学校规定中学生不可以谈恋爱,所以“只有贼心,没有贼胆”。你移居香港已经好多年,事业有成,还娶到一个年轻貌美的太太,恭喜你呀!飞黄腾达的同学不忘母校教育之恩,在母校100周年庆祝晚宴出钱买了三桌,请同班同学出席同庆……有说不完的话,有诉不尽的情,但酒楼员工要休息了,一班人移师咖啡店,边喝咖啡,边继续叙旧,十多个家庭的事情,60年的经历,怎能在几个小时里讲完呢?

离开酒楼时,不知谁先唱起《锡米山之歌》的主题曲《淘洗锡米之歌》:

洗琉琅呀洗琉琅,洗琉琅呀日日忙;为了油盐和柴米,天未亮来到矿场,烈日当空在头上,汗流满身臭衣裳;污水浸满半个脚,生起病来脸黄黄;琉琅婆呀世世穷,头家荷包日日涨;水浸过久脚会软,头家哪还嫌偷懒……

咖啡店里笑声连连,咖啡一杯接一杯,夕阳已西下,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后大家依依惜别,尽兴而归。遗憾的是,这次相聚无法传递到全体演员,希望下一次的“锡米山之约”,全部演员都能出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