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凤凰展翅风姿 双林寺钟鼓楼重建

  新加坡最早的汉传佛教丛林莲山双林禅寺,将在本周六为钟鼓楼新一轮修复工程举行动土仪式。

  目前已严重损毁的钟鼓楼将在动土后拆除再重建,费用估计是700万元。预计2022下半年,双林寺钟鼓楼将能重现昔日凤凰展翅待飞的风姿。

新加坡最早的汉传佛教丛林莲山双林禅寺(简称双林寺),从1991年起便开始分阶段陆续修复寺内各个殿堂。双林寺的法堂、藏经楼于2016年11月举行重建圆成开幕仪式后,剩下的便是那对耸立在大雄宝殿东西两侧的钟鼓楼。

莲山双林禅寺将在来临的星期六(27日)为钟鼓楼新一轮修复工程举行动土仪式。目前已严重损毁的钟鼓楼将在动土后拆除再重建,费用估计是700万元。预计2022下半年,双林寺钟鼓楼将能重现昔日凤凰展翅待飞的风姿。

最早采福州式风格

2507_now_8_Medium.jpg
双林寺的钟鼓楼下来将拆除重建,并尽可能修回原来的福州风格。左起:双林寺顾问庄日昆、住持惟俨法师和修建委员会主席庄绍文摄于钟楼前。

原来建于1907年的双林寺钟鼓楼,最早的版本是采用中国福州式的传统建筑风格,最大特点是,屋檐角脊起翘飞扬流畅,犹如凤凰展翅待飞。1930年代之后,起翘的陡斜度在经翻修后明显趋缓。根据记录,钟鼓楼最后一次改建是1975年。

双林寺住持惟俨法师说:“这次重修将尽可能按照最初的版本进行修复,但是,当年修建时并没有留下图纸,因此只能依照钟鼓楼百年来所留下的历史照片中的形貌,重新绘制施工图。我们期许能恢复旧有的福州传统历史风貌。”

2507_now_3_Medium.jpg

2507_now_4_Medium.jpg
同一块拓木雕花,正面雕鱼的前半身(上),背面却是后半身(下),展现构思巧妙的双面雕。

百多年来,钟鼓楼历经规模大小不一的整修,逐渐偏离初创时期的样貌,甚至连材质也改变,例如用洋灰取代木材。这次重修,将用回最早采用的材质,回到石头和木材结构。

双林寺的建筑有其独特性风格,这座百年古刹虽是本地唯一按照汉传佛寺格局兴建的寺院,建筑却融合中国福州、泉州、漳州,甚至潮州元素,充分地体现新加坡多元移民社会的独特性。

惟俨法师举例说,大雄宝殿的上檐采用福州风格,下檐却是泉州风格。法堂和钟鼓楼最早也是福州风格,天王殿则采用漳州风格。另外,有些殿堂的屋顶用潮州嵌瓷作为装饰,因此又融入潮州建筑元素。

因为融合各种不同风格,双林寺的建筑群显得非常独特。这也许和寺院创立背景有一定关系。双林寺的祖庭可追溯到福州怡山西禅寺,开山住持是来自福建泉州惠安的贤慧和尚,献地建庙的是祖籍漳州南靖的刘金榜。

蔡天宝挺身而出

2507_now_5_Medium.jpg
双林寺钟鼓楼的格扇身垛用细木条拼成象征“平升三级”的瓶插三戟。

惟俨法师说,早在1996年至1998年,双林寺在修复大殿时,就已决定修复钟鼓楼,也开始为修复做准备,包括收集各种历史文献史料等。但因为整个寺院的修复工程庞大,只能一步一步来,钟鼓楼的修复工作当时便搁在一边。

双林寺的法堂、藏经楼于2014年底大致完成,之后该轮到修复钟鼓楼,但是要这么做之前,必须先想办法筹募资金,方能安心动工。

2015年9月19日,双林寺主办“禅寺焕辉中秋欢庆·狮城奋起国运永昌”园游会,邀请国防部长、碧山大巴窑集选区国会议員黄永宏主持亮灯仪式。宾客们在游园参观时,曾向惟俨法师了解双林寺在完成法堂、藏经楼后的发展计划,因此都知道下一步是修复钟鼓楼。

其实在黄永宏到访前两个月,双林寺座元、香港观音寺住持融灵老和尚曾为钟鼓楼的动土先进行洒净仪式。

惟俨法师记得那一晚恭送主宾黄永宏离开后,一直陪伴在侧的双林寺名誉顾问蔡天宝突然把他拉到一边,敦促他尽快开展钟鼓楼的修复工程,并表示愿意承担修复钟鼓楼的费用。

多年来一直担任双林寺顾问的前高级政务部长庄日昆告诉联合早报当中的因缘际会。他说,蔡天宝是碧山大巴窑集选区的基层领袖,双林寺位于区内,因此素有往来。另一方面,黄永宏对双林寺办过的中秋游园活动印象深刻,但双林寺在重建法堂时便停办这一活动,直到黄永宏有一回遇见惟俨法师重提此事,双林寺才决定在2015年复办中秋亮灯活动。没想到那次活动为修复钟鼓楼找来一位大施主。

在蔡天宝承诺捐助修复费用后,双林寺很快便启动修建委员会,着手策划新的修复工程。他们在2015年11月先到香港与志莲净苑鸿勋法师开会,又在2016年1月中旬和5月下旬到台湾与双林寺古建筑顾问李乾朗教授讨论钟鼓楼工程。2017年8月3日,双林寺修建委员会主席庄绍文,建筑师林君博,结构工程师吴瑞欣等,前往台南与李乾朗教授,郑碧英、王荣山等人开会讨论工程细节。筹备工作在2018年同样是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台南泉州工匠投入修复

2507_now_1_Medium.jpg
双林寺已买好一大批热带硬木,作为修复钟鼓楼的材料。(双林寺提供)

修建委员会主席庄绍文说,他们已经购买110公吨的热带硬木作为修复钟鼓楼的原材料。这批马来文称之为Chengal Pasir,属龙脑香科的硬木产自马国彭亨和吉兰丹一带。

庄绍文说,单是寻找和购买这批木料,前后就花了两年时间。他们在2018年初买好木材后,还得让木柴自然风干,方能使用。

以王荣山为首的台南木工匠师,今年4月18日在双溪加株(Sungei Kadut)一座租来的5000平方英尺木工厂开始投入工作。曾参与法堂、藏经楼重建工作的王荣山师傅,将负责“开料”和钟鼓楼的所有木结构,包括柱子、横梁和屋顶等。

王荣山(55岁)受访时解释,所谓开料,是决定买进来的每一块木材应该用在哪里。他将凭借自己的40年经验,根据木材的大小、长短和纹路等,决定有关木材是用来当柱子、横梁,还是用来雕刻装饰品。由于传统建筑的结构靠卯和榫来衔接,因此决定在哪里开榫头非常讲究,关系到建筑物的持久耐用,榫头是否容易裂开等。

他说,福州式建筑的起翘陡斜的幅度大,完成后建筑物漂亮美观,但施工时难度很高,也比较耗损木材。

2507_now_6_Medium.jpg
钟鼓楼地面层外墙上的潮州式泥塑已严重毁损。

钟鼓楼的福州风格特点还包括,前廊屋顶卷棚采用“菱角轩”的做法,即用菱角状的细长条木,拼成卷棚顶的轩。这种造型华丽优美的菱角轩,可在福州怡山西禅寺和鼓山涌泉寺看到。

与此同时,双林寺已把一个货柜的木材运到台南,给另一批无法来新工作的雕刻师傅在当地雕刻52个吊筒,待完成后再送到新加坡组装。这部分工作由大木匠师梁世智负责。

福州建筑除了梁柱构造采用方形断面,吊筒也是方中带圆。双林寺钟鼓楼有两款吊筒,分别是花篮吊筒和垂花吊筒。垂花吊筒的花瓣绽开还微微起翘,与屋脊的起翘相映成趣。

下来还会有一批来自泉州的工匠,到我国为钟鼓楼展开细致的雕刻工作。庄绍文说,钟鼓楼地面层外墙的墙壁上,目前各有十片潮州式的泥塑画,但已经严重毁损,他们还在考虑要如何复原这些泥塑。

另一项高难度工程是复制钟鼓楼二楼的精致格扇。这是钟鼓楼最精雕细琢之处。格扇身垛用细木条拼成各种漂亮图样,例如象征着“花开富贵”的牡丹花篮,象征“平升三级”的瓶插三戟。这种繁复细腻的传统手工艺,既考功夫又非常耗时。

配合钟鼓楼修复工程的开展,双林寺将从星期六起将在圆满殿举行“钟鼓齐鸣风姿再现——莲山双林禅寺钟鼓楼修复展”,欢迎公众前去参观。展览将展至8月18日,每天开放时间是上午10时至下午4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