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颊留香莲子羮

小时候,说苦也甜,说甜却苦。那时节,虽一角几分钱的食物,也常因“阮囊羞涩”,只有吞口水——看爽的份。

蛰居偏僻山村,正餐顾得上已属托天之福。所以一直都长得瘦里巴叽的,见到正餐之外的小食,总想让味蕾尝一尝鲜,却总难如愿,尽管也曾尝过绿豆羮(豆爽)、莲子羮(莲子爽),唯两者价钱一上一下,我的瘾也随着一上一下。

当年一小瓷碗的莲子爽(闽南语)大概得二三角钱才能吃到,豆爽则一角钱即可。我想或许莲子爽成本较高且烹煮手工繁复,有以致之;吃过之后真的齿颊留香,让食客长久念想。

其实莲子的煮法很多种,由于莲子营养价值丰富,现在有老年人养生的五谷粥,一般是黑米、黑豆、红豆、糙米外加莲子、百合等合煮;也有莲子与其他食材炖汤,如猪肚莲子汤,当然还有磨成莲子糊的吃法。但在这些煮法中,莲子爽的味道最让人难忘。但现实中,很多时候好东西总是于消失后,才引起人们的关注,迟了!要知道那可是一种文化的消失。

然,进入21世纪的今天,不知何故,已难再寻味。许多小贩中心或食阁仍吃得到红、绿豆汤、清汤、番薯汤、豆爽……就是没卖莲子爽。

最近经友人通报,在东陵福一小贩中心还有一摊在卖 ,价钱不贵,遂与友人去试吃,觉其尚保持原古早味,羹不太甜,莲子够爽口,确实好介绍,迄今仍念想着再去寻味一番;顺道也逛逛那些即将消逝的熟悉环境,算是一趟双料回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