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太太创办“统一豆腐”

逛俱乐部迷你市集,那里售卖首饰、服装、酒类与高级食品等,摊主几乎都是金发碧眼的熟女,个个雍容华贵,因为她们的丈夫都是派驻新加坡的外来人才,她们都是“外来人才的太太”,是英语社交圈子里所谓的expat wives。

这让我想起一位令我十分佩服的外来人才的太太——江贵钦女士。

1970年,华昌国际公司的老板何日华,在新加坡裕廊工业区创办联合植物油公司,从国外招揽一些人才,其中一位是来自台湾的工程师朱道弘。朱道弘毕业于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爱因斯坦当时还是学院的教授,可想而知,朱道弘肯定是新加坡建国初期十分优秀的外来人才。

他抵新几个月后,妻子江贵钦便带着五岁大的女儿,迁移到新加坡。两年后,七岁的女儿朱芑文报读圣尼各拉女校,自此成了我的同学。

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全职工作,一个女人如何打发时间,又如何化解乡愁?

“华昌的老板娘李廉凤在上海长大,所以我们见面时,都讲上海话,感觉格外亲切。”朱妈妈娓娓道来。

到泰国学做豆腐

15-08_now_7_Medium.jpg
朱道弘(左一)与同事留影于联合植物油公司门口。

当年,她觉得新加坡的豆腐总有些焦味,而且口感不一样,于是,便和两位在华昌认识的太太,一头钻进豆腐世界里,一起到泰国学做豆腐,虽然三位背景不同,分别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马来西亚,年纪相差30岁。

“研发的时候,我们不知用了多少黄豆,每天一桶一桶的泡。”创业的艰苦,她只轻描淡写地用三言两语道来。

三位太太咬紧牙根,终于在新加坡成功研发包装豆腐,并于1980年创办豆腐厂,那就是今日依然畅销的“统一豆腐”。

当下,我明白为什么她们以“统一”作为商标。她们皆因夫唱妇随,举家迁至新加坡,在狮城结缘,还成为创业伙伴,然而,心中依然牵挂着祖国的命运,令我为之动容。

可惜的是,在经营一阵子后,其中一位连续两年怀孕,另一位身体不适,所以决定把工厂卖了。卸下繁重的业务,三位女性又回到家中相夫教子。

已婚女性总是得在事业和家庭之间拔河。

岁月如梭,朱伯伯已离世,朱妈妈今年90岁,跟家人同住在美国创业精神蓬勃的硅谷,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十来岁,也定时去烫头发,看起来依然雍容华贵。

我去美国探访她们一家时,芑文拿出沉甸甸的铸铁,就是当年三位黑头发黑眼珠,具有创业精神的东方expat wives,在新加坡创办豆腐厂时所用的铸铁模具。

豆腐是如此洁白、鲜嫩滑绵,背后的模具却是厚重、耐热的黑色铸铁。

加州早晨,我们坐在庭院,吃着自家种的柳丁。望着朱妈妈——这位外来人才太太,我看到一位气质优雅,充满勇气和力量的现代女性,在创业中找到乐趣和价值感,然而,当事与愿违,梦想成为包袱时,毅然选择放下,不再执着。

这时,一缕金黄色的加州阳光,洒落在她白如雪的发丝,我倏忽明白听过的一句话:美女,都是时光雕刻成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