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穷人差一点的人

广场上空着的长椅,不知夜深后又成为谁的“归宿”。

字体大小:

这里是个众所周知的“老人区”。

白天,会常常看到某个组屋楼下的一角,一群六七十岁的老人家,围坐在石桌前下象棋。即便没有走得很近,在远处也时有时无地能听到他们嘻嘻哈哈的笑声。

再往外走一点,是一排排添了烟火气的店屋。一条街从头走到尾,不止一家的杂货店,琳琅满目的百货品在货架上被整整齐齐地陈列着。有趣的是,明明是完全相同的物品,仅仅是因为来自不同的店铺,价格也是有些差别。但是积极地想,若是从这些参差不齐的小店里,挑出最物美价廉的商品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精彩的广场

这个位于狮城中部的城区,有的不仅是店铺,还有美食。老饕们出现在街头巷尾其貌不扬的小店里,悠哉悠哉地品尝着各色美食。这里获奖的小贩美食不胜枚举,不仅是味道好,价格也是实惠。听说大家做的都是人情生意,因为在老人区,进货时总得货比三家,起价时也得慎重考虑。

在店屋的尽头,再远一点的地方有个开阔的广场,特别是周末的时候,这里聚集了老老少少,一家人坐在长椅上聊天谈心,小朋友们则在周围和伙伴们嬉闹着,笑着。

广场的尽头是一家图书馆和超市。在某个天气好的下午,那些热爱阅读的老头子,走进冷气十足的图书馆里,拿出一本书、一份报纸,靠在舒服的沙发上,一读就是几个小时。等到天色有些暗了,踱着步子走出馆,可能还碰上了在女佣陪同下去超市采买的老婆子。一起回家吃顿热乎的晚餐,一切都舒心得很。

等到夜色再暗些,这个广场就更热闹了。一组三四十岁左右的男男女女们围成一个小圈,走近一看,才得见中间那台高级望远镜的模样,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将那么笨重又精密的器械搬到广场上来,只见他们轮流低下头,凑近镜头。片刻后抬起头,转向周围的伙伴,兴奋地交流起来。

广场的精彩并没有在这里戛然而止。

违和的和谐

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广场的长椅上开始慢慢聚集起人来,几个五六十岁上下的男子拿着从附近超市拿来的几叠纸皮,盖在身上,在长椅上睡下来;有的则连头也盖住了,不知道是为了避光还是避音,又或者仅仅是不想被人认出来。

广场的一角有一个不知道什么用处的小舞台,舞台的四周被打空,造了几阶走下来的台阶。舞台的上空则被加盖了顶,这里也成了人们的睡处。台阶与四周形成的凹陷空间恰到好处地起到了挡风的作用。那些穿着短裤短袖的人们,把纸皮铺在台阶上,在头顶淡淡灯光的映照下,把身子蜷缩成一团,竟也睡得安然。

不远处的台阶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他们仿佛对此没有一丝的避讳,聊得极为酣畅,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广场。再转头来看那睡在台阶上的人,全然不为周遭的笑声所动。一时,这种违和的和谐竟让你无从判断谁才是广场的真正使用者。到底是情侣后到打扰了睡者的清梦,还是睡者破坏了情侣的约会场所?

再远一点,广场的一角传来路人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旁边一名大叔更是坦然,他睡在广场边缘的柱子旁,柱子还被用来锁着一辆脚踏车。或许,那台脚踏车就是他的。夜深了,守着自己的脚踏车才能使他睡得更安心些。

除了这两处,靠近超市门前的长椅,则需要一点创意才能变成上佳的好睡处。那里离超市近,即便是夜间也灯火通明。两个马来族大婶先是在长椅上铺上厚厚的纸皮,然后每人撑开一把伞,架在椅子上,把整个身子罩了进来,只有腿露在外面。从伞下的空隙看过去,她们还摆了一些日用品和食物。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伞下的仿佛就是自己独有的空间,所以也能惬意地吃吃东西了。

什么是穷人

这天夜里,和友人再次经过舞台,偶然看到一个上年纪的阿嫲穿着单薄的衣服,缩在舞台的台阶处。我情不自禁感叹:“想不到啊,富足的国家,竟然也有穷人。”

友人不以为然,“他们哪算穷人?”

“不算穷人算什么?”

“穷人难道不是那种有屋子住,但生活艰难的人吗?他们……比穷人差点,算流浪汉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