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选秀节目风光一时

《窈窕淑女》其中一个单元的主要演员,左三是获得《才华横溢出新秀》冠军的郑惠玉。(李宁强摄)

字体大小:

与八九十年代相比,选秀节目似乎已是强弩之末。

选秀节目最终目的是发掘新星,但参赛者得在评选小组前接受考试,他们出尽法宝,就是要博得评审垂青。

选秀场上常出状况,有一回一名参赛者一进场就冲向评选台,大力拍打桌子,指着评审大骂。大家都愣住了……

最新一届的《才华横溢出新秀》刚落幕,影视界又产生一批生力军。与八九十年代相比,选秀节目似乎已是强弩之末。印象中,当年最威风的是《斗歌竞艺》,后来《才》取而代之。

过去电视台的签约演员,大都来自演员训练班和演艺界,《才华横溢出新秀》的出现算是一项创举。这绝非偶然,年华无情,靠脸孔吃饭的演员演艺寿命有限,不像中国或西方演员,本地姜不是越老越辣,老演员也难有担纲主角的机会,因此,发掘新血,让观众继续为俊男美女守在电视机旁,成了求存的办法。

担任预演节目导演

0512_now_8_Medium.jpg
《窈窕淑女》摄制队在科尼岛拍摄外景。

机缘巧合,我和选秀节目有一些渊源,第一届《才华横溢出新秀》和我开始担任连续剧导演几乎同时并行。

1988年头,经多场初赛、复赛,《才》的12名大决赛新秀诞生,包括郑惠玉、陈丽贞、刘琦和陈汉伟。为了替大决赛造势,主办方决定制作一个预演节目,分上下两集,每一集介绍六个新星,以访谈和才华表演为主。两辑预演就在决赛两个星期前播放,让观众对新星先有了解,再引起兴趣,我就在这求新求变的时刻,被委执行预演节目的导演工作。

预演的节目形式大概从未在戏剧组出现过,感觉综艺节目味道更浓一些。两个主持,张永权和黄毓玲,也是大决赛主持。顺理成章,这是他们在赛前的一场暖身演出。

第一天外景,现场一片新气象,新导演、新演员,就连工作团队也需磨合。当摆好机位,要新星们根据镜头与剧本搬演自己的生活细节时,问题来了。本来要表现自然,结果却极度不自然。我临时变通采用时事节目《焦点三十分》的拍摄方法,不让参赛者感觉摄影机存在,让他们自然发挥,摄影机从旁拍摄,戏剧手法变成纪录片手法,情况也好多了。

选秀节目最终目的就是发掘新星,因此才华三甲——郑惠玉、陈丽贞、刘琦一公布,电视台很快就为她们量身制作一部青春连续剧《窈窕淑女》。《窈》也是我导演生涯的处女作,全剧只有18集,分六个单元,三甲轮流在不同单元当主角。考虑新秀们初次担纲,全剧以青春轻喜剧处理,避开难度较高的感情戏,新秀们演的是自己年龄的角色,剧中情节和事物也是他们熟悉的,难度因而大大减低。

参赛者演出骂评审

0512_now_1_Medium.jpg
《明星偶像》在商场现场录影,吸引许多年轻人到场参赛。

《才华横溢出新秀》一炮而红,后来又举行了几届,到我担任监制时,和它缘分仍然未尽,这回却是当评选。在三人评选小组面前,参赛者分批接受考试,他们出尽法宝,就是要博得评审垂青。选秀场上常出状况,有些参赛者声泪俱下,有些竭斯底里,有些自我陶醉,有些慷慨激昂,花样百出。当评审的还要尽量摆出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就算再好笑也要忍住。

有一回,一名参赛者一进场就冲向评选台,大力拍打桌子,指着评审大骂。大家都愣住了,感觉自身安全受到威胁。这时他却突然改变神情,得意的对我们说:“你们被我骗了,这证明我演技好。”我第一个按钟,拒绝让这场闹剧继读演下去。也不知道他听信哪个名师教导,这种完全不尊重他人,哗众取宠,不按照剧本和比赛规定的表演,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当个评选还真有危险。有一年《才华》初选,我被派去新山和吉隆坡当评审。新山的评选工作在傍晚七点结束,晚饭后由当地制作公司人员连夜开车赶往吉隆坡。这趟夜车大概是我遇过最惊悸的旅程,驾车的是一名女中豪杰,她边驾着快车,边不停接听和拨打电话。车在南北大道上飞奔,车窗外漆黑一片,后来还下起雨,她不时见缝插针,勇敢显示她超车的技术。我坐在车里感觉很无奈,生命像操纵在别人手里,自己却一点操控权也没有。我先是暗示,后来直言,感觉她放慢了速度,但很快又故态复萌。显然的,新马两地对行车速度快慢的定义真是南辕北辙。

几个钟头后,我躺在酒店床上,感觉自己还在车内晃动。隔天一早,吉隆坡狂风暴雨,电视上报道各处积水,交通瘫痪。幸好评选场地就在酒店附近,我冒着细雨赶到才发现现场冷清一片。大部分北马参赛者都被风雨淹水耽搁,评审和工作人员对着空场,向来热闹的《才华》也有这样的冷场。

充当“毒舌评审”

2006年,又出现一个称为《明星偶像》的选秀节目。当时,各地的选秀节目纷纷脱离传统评选方式,评审们个个发挥毒舌本事,好像不把参赛者批评到焦头烂额就不算尽了评审职责。谁都知道这是为了推高节目收视率,因为观众喜欢看到参赛者被骂到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娱乐性一下子就暴升。话说回来,适当的批评和有根据的指正其实可以起着一种激励作用。有些参赛者自视甚高,也确是有必要挫一挫他们的骄气和狂妄,但刻意去中伤就没这必要。每一回看到毒舌节目,总在想,这些评审是否戴着另一副面具,他们心里真的是这样想吗?但我从没想到,自己很快就和“毒舌评审”扯上关系。

有一回,被派去一个购物商场负责《明星偶像》评审。评选工作进行不久,有工作人员来说制作人不喜欢我的评选方式,吩咐我要多多批评。我当下才明白原来是要我当毒舌,但没人事先告诉我,就这样被推上毒舌座位,做我最不想做,也最不擅长的事,真是无奈。

事隔多年,选秀节目还会以什么形式出现,再为五光十色的影视圈添一分光彩,没人说得准,只有继续守在电视机的四方框旁,也许会有答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