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马来中学的儿女心声

《时代儿女心声》发布会,主宾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次长费绍尔副教授(右六),主编雅迪曼尤素夫(右二)及嘉宾和校友等合影。(陈妙华摄)

字体大小:

日前《联合早报》报道,政府决定把建造中的比达达利(Bidadari,意为仙女)区一道路命名为桑尼拉乌他玛(Sang Nila Utama)路,纪念700年前创立“新加坡拉王朝”(Kerajaan Singapura)的巨港王子桑尼拉乌他马,同时肯定该区的前桑尼拉乌他马中学对马来文教育的贡献。

马来社会求开办马来中学

说到新加坡的马来文教育和中学,可能很多人都不大清楚它的历史和状况。

1957年我开始学习马来文,只能买到小学课本。因为英国殖民统治者歧视民族教育,只重视英文。当时新加坡没有马来中学,大学就更不必提了。马来小学生如果要念中学,就得转去英校念预备班,能考上英文中学的人非常少。所以,马来人的教育程度偏低,很难找到好职业。因此,马来社会当时在争取国家独立运动中,一直要求开办马来中学。他们的要求也得到华族的大力支持。

1961年新加坡争取到自治,政府于是开办了第一所马来文中学桑尼拉乌他马(Sekolah Menengah Sang Nila Utama)。它被视为开启新加坡马来文教育的历史新篇章,全新加坡马来族都很兴奋,他们的孩子纷纷从各角落,包括南部小岛,投入它的怀抱。他们有些还住宿在学校里,共享打包饭食,成立学习小组,互相帮助,团结合作,自立自强,给学习生涯留下非常甜蜜的记忆。

在校长和教师们的积极栽培下,造就许多英才,成为社会领袖、教师、作家和报界领导人等,可说是贡献良多。可惜的是,这所马来人引以为荣的马来中学,以及1963年成立的敦斯里拉朗中学,都在新加坡教育制度发展下,于80年代末关闭。而且连马来小学也没有了。

马来中学的贡献

桑尼拉乌他马中学和敦斯里拉朗中学校舍没有了,但一直高耸在它们的毕业生心坎里。今年,新加坡大规模纪念开埠200年,各族同胞都在回忆先贤功绩,马来同胞也不列外。这两所中学的850多名校友和前教职员首次举行大聚会。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这个聚会中宣布,政府同意前国会议员及前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高级政务次长雅迪曼·尤素夫(Yatiman Yusof,桑尼拉乌他马中学第一届毕业生)和前敦斯里拉朗中学校长及前桑尼拉乌他马教师旺·胡欣·朱利(Wan Hussin Zoohri)代表马来社群的要求,将把建造中的比达达利区一道路命名为桑尼拉乌他玛路,并肯定该区前桑尼拉乌他马中学对马来文教育的贡献。马来社群对此决定很是支持。

20191212zbfk.e_Small.jpg
《时代儿女心声》封面。

现在我们忙于记录

同一天下午,这两校校友也在淡滨尼小学举办校友诗集《时代儿女心声》(Suara Anak Zaman)发布会。

诗集是为了纪念这两所中学的前校长、教职员及学生;马来教育工作者,包括马来教育委员会创会人;以及纪念英国在新加坡建立贸易站200周年。

诗集收集33位著名校友诗人的作品,包括新加坡文华奖得奖人莫哈·末拉迪夫(Mohd Latiff Mohd)、扎马尔·杜启明(Djamal Tukimin)等。从中可以看出他们的时代记忆和思想。主编雅迪曼·尤素夫在诗中这样写:

别了,桑尼拉乌他马

我怎能

不悲伤

看着你被拆毁

而你正值青春

我站立

在沥青铺盖的广场

我们宣读誓约的地方

见证两面国旗轮流升起

高唱《我的国家》(注:指马来西亚)和《前进吧,新加坡》心中悲伤忧虑震荡

怎能不呢?

我们在这里学习

班顿谚语旧韵文的意义

颂词格言的美丽

十二谚语诗的哲理

怎能不激动

我们不只在这里学习

不只追求嬉戏竞赛知识

更在这里

被教导人生意义和品德

盘腿并坐同享饭食

舔手指上咖喱汁

在这里我们被教导

美好的行为举止

胜不骄

败不馁

在这里我们明白了

合作互助的意义

团结坚强分裂必败的道理

中立公正

不偏不倚

高山一同攀登

峡谷一同走下

忠诚团结精神

永存心里

在这里我们被教导

生活教养的价值

互相安慰

互相鼓励

有难同当

在这里我们被教育

别人衣着亮丽

不必噘嘴嘲笑

自己受苦

别人幸福

不必妒忌

如今你的身躯即将消失

脑中的记忆随死亡腐朽

但我确定

从你的肚里产生

许多祖辈和父母级的

亲爱的新加坡有用的公民

如今铲泥机铲平你的胸膛

(1964年灾难降临时

我们建造的花卉围墙倒塌)

为了建造新组屋区

名为比达达利

我们将不会忘记

一所充满历史的学校

桑尼拉乌他马中学

您的贡献必须被牢记

您的精神必须发扬光大

现在我们忙于记录

以免我们的传统被时光吞食

我将等待

你桑尼拉乌他马

及你的战友敦斯里拉朗

被载入祖国史册

或从后代人记忆中

被磨灭

在设备齐全的比达达利高楼大厦住宅区

新加坡不会

容不下一条小巷

被称为桑尼拉乌他马

(我们有诺维娜和正华)

象征对共同传统的热爱

此诗原发表于2014年9月9日《每日新闻星期刊》,由此可见他对母校及母族文化的热爱与珍惜。这样的情怀,与华族对“消失的华校”之怀念与珍惜是一样的。这些华校和马来学校,都是我们“国家永远的资产”。它们的实体校舍没有了,但希望历史会记住它们的优良传统,以及对国家曾经做出的贡献!

此外,雅迪曼·尤素夫也说:《时代儿女心声》之出版,以新加坡马来新诗之父马苏里S.N. 57年前写的一首诗开篇,是为了激励我国马来人为《未完成的奋斗》(Perjuangan Yang Belum Selesai)继续努力,一如这首诗的标题所说。这样的精神不是和我们华族一样吗?热爱华文文学的朋友,一起继续努力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