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专家 伍连德与新加坡的因缘

伍连德(中)与参与防疫工作的外国医生。(黄贤强摄)

字体大小:

伍连德生于海峡殖民地的槟城,是著名的防疫专家,1910年领导跨国医卫团队,在中国东北成功扑灭鼠疫。

伍连德与新加坡有缘,除了在新加坡发表演讲,也关注新加坡的医疗和卫生情况。

伍连德医学博士逝世60周年之际,值得回顾伍连德与新加坡的因缘,因为许多人注意到名闻国际的海峡华人伍连德在中国的丰功伟业,但对他与新加坡的关系所知有限。

领导跨国医卫团队抗鼠疫

1601_now_6_Medium.jpg
伍连德生于槟城,考获英女皇奖学金赴英国剑桥大学学医。

伍连德(1879-1960)生于海峡殖民地的槟城,年少就已出类拔萃,考获英女皇奖学金,赴英国剑桥大学学医。1903年学成归来后,活跃于马来亚社会,除了在槟城执业行医外,也积极领导戒烟运动,并在怡保召开禁烟群众大会,向英殖民政府施压禁烟。

1908年伍连德受清朝政府北洋大臣袁世凯的邀请,前往中国天津担任陆军医学堂副监督。1910年秋冬之际中国东北发生严重瘟疫,数万居民染病死亡。伍连德临危受命,领导跨国医卫团队抗疫,1911年初成功扑灭鼠疫,声名大噪,奠定国际知名“鼠疫斗士”的美名。

伍连德在中国30年间,以医学专业先后服务于满清政府、孙中山临时大总统时期的中华民国政府、北洋政府以及南京的国民政府。期间创办20余所医学院和现代化医院,并成立医学团体,发行医学刊物,完善了中国的医学教育、防疫系统和公共卫生制度,名副其实地享有“中国现代医学先驱”的尊称。伍连德在防疫医学上的贡献,使他于1935年获得提名为诺贝尔医学奖的候选人,这是东南亚和中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人。

在马来亚推行社会改革

1601_now_4_Medium.jpg
中国哈尔滨的伍连德纪念医院。

伍连德与新加坡有什么因缘呢?

简单而言,伍连德在人生的三个阶段与新加坡结缘。第一阶段是伍连德前往中国之前,由于英女皇奖学金获奖人的身份,使他有机会与其他新马华人得奖人建立起私人友谊。自新加坡的林文庆成为英女皇奖学金第一个获奖的华人子弟(1887,医学)后,陆续还有新加坡的宋旺相(1888,法律)、槟城的洪木火(1893,法律)、辜立亭(1894,医学)和伍连德(1896,医学)获奖。

伍连德与林文庆和宋旺相交情很好,1903年伍连德自英国学成归来,停留新加坡期间拜访林文庆,并暂住其家中,因此首次见到林文庆妻子黄端琼的妹妹黄淑琼,并对她一见倾心。两年后,伍连德在新加坡的美以美教堂迎娶黄淑琼为妻。伍连德也深受林文庆的影响,以槟城为基地,在马来亚各地推行社会改革运动,尤其是戒烟和禁鸦片运动。伍连德曾和林文庆及宋旺相合作,共同主编在新加坡出版的英文刊物《海峡华人杂志》。

多次在新加坡发表演讲

1601_now_5_Medium.jpg
伍连德设计的贺卡。

1908年伍连德前往中国发挥他的医学专长,不久便奠定他在防疫和医学界的国际声望,但他和新加坡的缘分并没有了断,而是进入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的伍连德主要是借助公务出差的机会与新加坡保持关系。

伍连德在中国服务的30年间,经常代表中国出席世界各地举行的医学大会和相关学术活动,其间停留或过境新加坡十余次,而且往往受邀演讲或访谈。例如,1930年3月伍连德出席在荷属爪哇举行的国际卫生会东方评议局会议后,在新加坡停留几天,并接受同济医院的邀请发表演说。同济医院主席陈煦士率领院董和医学研究所成员50余人聆听。伍连德的演讲内容主要是鼓励新加坡的医师和研究者不要停止吸取新知,并要勇于创新。他特别介绍自己对医学的看法:“今日医学上,只有新学、旧学之分,无所谓中医、西医之别。盖学有新旧,新者即是一种进步之表现。试观今之世界,事事须有新的思想,新的创作,方能争存于世界,造福于人群。”可见伍连德具科学和创新的医学观。

伍连德观察到当时新加坡的医疗和卫生情况并不理想,建议医疗卫生行政的任务及评估,应以降低死亡率为首要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伍连德在新加坡停留期间夜宿在维基利俱乐部(Singapore Chinese Weekly Entertainment Club)。这个富豪俱乐部成立于1899年,由李浚源等海峡华人富商创立,其富丽堂皇的会所建筑竖立于客纳街(Club Street)的山坡上。伍连德是杰出的海峡华人,他住宿在海峡华人领袖聚会的维基利俱乐部是合乎情理的。另外,也可能与林文庆及胡文虎的安排有关,林和胡都是俱乐部会员,胡文虎还曾担任维基利俱乐部的主席。

1931年伍连德再次代表中国,参加于日内瓦举行的国际联盟会卫生委员会会议。当年7月伍连德返回中国途中在新加坡停留一天,在码头迎接他的是胡文虎等人,可见伍连德和新加坡富商胡文虎的亲密关系。当地报章记者掌握机会和伍连德作了一次访谈。伍连德提到他在日内瓦的会议上报告中国的卫生建设,特别介绍由他倡议,并由胡文虎独资捐建的南京中央医院。与会的各国医生和代表对胡文虎的善行极为赞赏,并对中国卫生事业的发展感到满意。伍连德认为胡文虎的慈善义举,对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不少。由于得到这些赞誉,胡文虎之后更慷慨行善,1935年宣布要在中国各地捐建1000所小学和100座医院。

海峡华人进入中国市场

伍连德在新加坡的演讲,不限于讨论医学专业的议题,他也发表与华人相关的政治、语言和经济课题。例如,1936年1月伍连德在新加坡对海峡华人公开演说,讲题是“过去与现在中西文化之关系”。特别引人瞩目的内容是,他呼吁华人要和殖民地政府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外,也要充分利用与中国特有的血缘关系,开拓在中国的商机。

但海峡华人要如何进入中国的庞大市场呢?

伍连德认为首先要学习华语,他举例说:凡有一地货物之推销员,如不通晓该地语言,他的推销业绩一定受到很大的打击。伍连德当年的一席话,在今天听起来有似曾相识之感,可见他有先见之明。其实,“土生华人应学习华语,新客移民应学习英语”一直是伍连德在新马各地演讲所强调的一个重点,也是他认为海外华人最基本的安身立命之道。

伍连德在新加坡不只受到民间人士和团体的欢迎和邀请,殖民地政府领导人也很重视他的意见。根据伍连德回忆,1927年11月初当他途经新加坡赴印度参加远东医药大会时,新加坡总督克里福(Hugh Clifford)约他到总督府茶叙。

席间总督透露,政府准备查封中国国民党在新加坡的党部,并询问伍连德的看法。伍连德答复说,虽然他不参与政治,但根据他的了解,国民党是当时中国最有势力的政党,而且英国政府也承认中国的南京国民政府,“如国民党在马来亚能继续其和平合法活动,余以为实无加以干预之必要。”

伍连德的意见显然获得总督尊重,直到克里福总督1929年10月卸任时,新加坡国民党没有遭受政府严重的打压。等到金文泰(Cecil Clementi)总督于1930年上任后,新加坡的国民党才正式被查禁。

捐赠艺术品予马来亚大学

1938年伍连德从中国退休后回到马来亚,在怡保继续行医和参加社会活动。二战结束后伍连德往返新加坡和马来半岛的次数增加,伍连德在这个第三阶段和新加坡的因缘是因为家人的关系。他定期到新加坡探望就读于马来亚大学(校园在新加坡,即新加坡大学的前身)的长女伍玉玲。1949年马来亚大学举行正式成立典礼,伍连德穿着博士礼袍盛装应邀出席。伍玉玲在大学毕业后先后在美国和英国深造,并于1955年返回新加坡定居,从事语言教育工作。伍连德有更多的机会来新加坡探望他疼爱的长女,也有更多机会参加新加坡故友和学界的活动,更重要的是,促成他将一些重要的艺术收藏品和书籍长留新加坡。

当马来亚大学艺术馆于1956年4月开幕时,陈列的展品中就包括伍连德捐赠的中国古画卷等艺术品。第二年,伍连德将1000本左右在中国期间收集的珍贵书籍及自己编著的医学专著和报告书赠送给南洋大学图书馆(南大和新大合并后,这批书籍典藏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图书馆)。

1958年伍连德在新加坡有两场演讲,那是他在本地的最后两场公开演说。9月18日应南大文学院的邀请,伍连德主讲“研究的问题”。演讲内容分为两部分,他先分享在中国30年从事卫生和防疫工作的经验,第二部分则专题讨论自古至今马来亚和中国在文化和贸易的交流史。

两天后,伍连德应邀到南洋学会演讲,题目是“中国古代的旅行家”,他讲述从秦代到明代的20位旅行家,有大家比较熟悉的张骞、班超及郑和等,也有著名的西行取经者法显和玄奘等,还有女性平民孟姜和出塞宫女王昭君等,伍连德以轻松的语调叙述他们的远行,更偏重这些人物在中外文化交流上的贡献。可见伍连德不只医术高明,其他知识也很渊博。

1960年1月21日,伍连德在槟城的新居突然不幸中风病逝,其骨灰坛被安置在峇都眼东公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