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在监狱里教华文

丹那美拉监狱里的青年改造所,年轻囚犯正在上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监狱学校的课程与政府学校的课程大致一样,学生年龄在20岁和50岁之间。

考试前,同学们要求我在批改试卷时尽量给他们加分,让他们得到高分。他们希望家人下次探狱时,能把成绩单给家人看,让家人知道他们在狱中认真学习。

穿过高墙到监狱,所有的隨身物品都被令留在监狱入口处的壁橱里。我的“护身符”是佩戴在手上的电子警铃,亦步亦趋地跟在警卫人员后面,沉重的铁门开了又关,接下来第二道,沉甸甸的铁门开了又关,一重又一重,长廊弯弯曲曲,一道又一道,终于走进课室。

男子监狱学校多年来缺乏华文科教师,学校希望有老师能帮忙学生温习功课。去年,我成为他们的华文科义务补习老师。我没有补习经验,只是因为看到他们的勤奋,所以愿意每星期一傍晚辅导他们温习功课,希望他们能考到文凭,将来找到一份好职业。我负责普通水准的华文(快捷课程)科目。

课堂和乐融融

第一天上课,共有10个同学,同学们很有礼貌,精神奕奕、开朗。他们在各自的小书桌前,很专注地聆听,时而好奇发问,课堂气氛和乐融融。其中一个同学自动当起这班的班长,后来,班长与另一个同学在会考前几个星期出狱了,我祝福他们。狱中的学生都自愿学习,所以很认真,互动也多,我教书时非常开心。

监狱学校的课程与政府学校的课程大致一样,只是把四年的普通水准课程加以压缩,在10个月内温习完毕。除了上午上课,下午参加课外活动之外,晚上还有补习班。补习班由义工辅导同学们做功课,目前大约有20个义务补习老师,教导不同班级——高级水准、普通水准与普通学术课程——的不同科目。

我的学生年龄在20岁和50岁之间,他们离开学校多年,可能对考试试卷、试题方式等都忘得一干二净。去年,我恶补华文考试内容,也去上汉语拼音课程,然后传授给他们。每次备课,我都根据课程内容,自己上网收集资料,也购买许多参考书、模似试卷及题解等,告诉他们考试技巧,如何争取高分,丢分的重灾区在哪里等。每周我都要求同学做一篇作文或练习模似试卷,八成的同学都会准时交作业。

好成绩给家人看

监狱学校也有年中考试,考试前同学们要求我在批改试卷时尽量给他们加分,让他们得到高分。学生的请求使我惊异不己,怎么到这个年纪还像小孩子一样,做表面功夫?他们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他们希望家人下次探狱时,能把成绩单给家人看,让家人知道他们在狱中认真学习。是的,他们期待家人的认可,促使他们决心努力学习。

从第三个学期开始,我向学生讲解课本《华文(四上)》与一些激励文章。在讲解课文、传授知识的同时,教导学生做人的道理,培养他们成为积极向上,勇于探索,乐于助人并有着宏大视野的人。

学校年终考试同学们的表现大有进步,错别字減少了,标点符号应用自如,加入适当成语及名言使文章更生动,遵守电邮格式等等。这些都使我感到欣慰,不负我的苦心,希望他们在会考中都能得到理想的成绩。

体会家人的期望

10月份的最后一堂课,再与同学们温习考试试题,重复提醒他们考试技巧。不幸地,当天获知一个同学刚被诊断得胃癌。

过去六年,我曾先后患上淋巴癌及肾癌,知道患癌病人的心情。我两次都勇敢地与病魔对抗,而且都成功了。我以自己的经历鼓励他,告诉他成功抗癌的共同经验:心态乐观,积极配合治疗,坚持锻炼和注意饮食。可怜他除了要接受化疗与病魔搏斗,两个星期后还得上考场拼搏。我默默地为他祈祷。会考成绩公布时,他不负众望,华文科考到特优A1的最佳成绩。希望他的身体也能像考试一样取得胜利,早日康复。

去年普通水准会考成绩1月中揭晓,这次参加会考的学生中,选考华文科目的八个学生(两个会考前几个星期出狱),有五个考到特优A1等级。母语华文考到这么好的成绩,他们是值得骄傲的,可以无愧地向家人炫耀,也表示自己已洗新革面,痛改前非。

他们已经深切地体会家人对他们的期望,他们以这些骄人的成绩作为对家人的关怀的一种回报,以及预示将来会好好地报答家人。同学们学习华文,其中的实际意义与象征意义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在监狱学校,我感受到人世间的几种温情:一种是新加坡政府对于犯人的教育,一种是服刑者彻底悔改的决心,一种是服刑者家属对于服刑者的爱心及包容,一种是新加坡人对服刑者的援助之手(如黄丝带计划),一种是教师与义工的无私教诲。

这次的教学经验,我获得很大的成就感,也体会到受惠最多还是义工本人。在健康及体力允许的情况下,我将会继续尽力地为监狱学校的学生服务,因为我找到一生中最大的存在价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