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悠幽隽永夜来香

黄带微绿的夜来香。(作者摄)

字体大小:

晨曦中,结实的暗灰色步道上点缀着几朵黄带微绿的小花,花瓣厚实,如精琢细雕的小瓷花。趋前细看,花样有点眼熟,我们在哪儿见过面?

黄花

那是位于植物园东陵门入口处附近,算是魁梧雨树的芳邻吧!记忆中,守护着弧形步道的木质栏杆,原是一簇簇的金银花缠绕着,曾几何时由此新客取代?密集的心形叶子,倚偎着栏杆,顺着扶手向前延伸;意欲引人入胜,渐入园内佳境。

每逢进园经过,总会向右注目。纳闷这攀藤花木是哪方神圣,或拥有特殊人文背景,才荣据此显要位置?

这天终于盼得小花儿的靓丽登场,我停步搜索一旁的“名片”;呵呵,不出所料,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夜来香”!

多年前在职场附近的巴刹遇见。含苞待放的花朵成簇摘下,装在透明塑料袋里出售;卖菜大叔热情推荐:金马仑夜来香。加肉碎或鸡蛋煎炒或煮清汤,明目清肝……本地以鲜花做菜的例子不多,摆在菜摊上更是罕见。那次买回家,晚餐清新花汤上桌,夜来香加肉末,打了个蛋花,脑子和舌尖味蕾都有印象。

歌曲

旧时一首脍炙人口的经典中文歌曲以此花为名,历经沧桑与波折,流传至今。《夜来香》被视为“日本侵略者麻醉占领区百姓的歌曲”之一, 战后李香兰被遣回日本,此歌也随即禁唱达数年之久。

《夜来香》解禁后,继续飘香;全世界先后有80多种版本面世,台湾已故歌手邓丽君也演唱中日语版本,风靡一时。

网上重温名曲,歌词曲调优美,节奏轻快;内容歌颂夜间景致和花儿的芬芳,不觉得有丝毫“靡靡之音”的成分,却也勾起昔日流水岁月的记忆。

代号

岛国住过昔日小乡镇的朋友,对另一版本的“夜来香”或也略有所闻?

旧时住宅区,每晚有“36个门”的流动粪车,挑夫用扁担挑着粪桶进入后巷,逐户替换,人们戏称“夜香”或“夜来香”。乍听《夜来香》如此两极化的“代号”,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芬芳

夜来香故乡在亚洲热带,早年随旅人足迹传播;中国华南地方,中南半岛的泰国、越南等地,四海飘香。花、叶可入药,微毒;具明目清肝作用。尤受越南民间喜爱,民间家常菜常用。

傍晚时绽放吐芬芳,空气中湿气越大的环境,花朵释放的气味越是浓郁;不慎吸入过度易引发呼吸困难,故不宜养在室内。

吊诡的是其花语为“危险的快乐”。或意在提醒人们即便是花前月下,忘情享受暗香之际,也请注意香来自何处?以避不知觉陷入险境 ……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