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通讯社四大天王

四大天王通讯社标志:(顺时针)美联社(AP)、路透社(Reuters)、合众社(UPI)与法新社(AFP)。

字体大小:

全世界有将近200家通讯社,最大的四家国际性通讯社是:美国的美联社(AP)和合众国际社(UPI)、英国的路透社(Reuters)、法国的法新社(AFP)。

通讯社是提供新闻给世界各地媒体的机构,两者的关系好比生意上的批发和零售商。批发商(通讯社)把属下通讯员的新闻稿整批卖给零售店(各地媒体),交易品当然就是新闻。

全世界有将近200家通讯社,最大的四家国际性通讯社是:美国的美联社(AP)和合众国际社(UPI)、英国的路透社(Reuters)、法国的法新社(AFP)。

四种语言共用三通讯社

1974年我进入本地一家新闻媒体,从小编干到老编,最后在2006年离职。最初10年,所属媒体的国际新闻主要是取自通讯社,所以我每天都跟它们打交道,对通讯稿的写法、取舍、优劣有点了解,也有些值得回味的点点滴滴。

入行的时候,电视和电台合成一体,由当局拨款资助。由于资源有限,新闻室设备简陋,四种语言的运作都挤在三楼的一个大厅内。

当时,我们在通讯社“四大天王”中只订购三家——路透、法新、合众国际社。通讯社的三台电报打印机,就栖身在大厅外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室内,一般人会以为那是一个杂物室。

从午夜新闻室“打烊”到早班同事上班的大约三个半小时内,电报机送来的稿件一般都有20米长。四组语言的同事不管谁先到,都会把三条由复写纸印成的“长龙”排列在地上;接踵而来的同事各自拾起一份,然后开始早班的作业。

法新社稿件直截了当

在新闻室,我们把选稿(Copy Tasting)俗称为“撕稿”。值班人通常把三份电讯稿都看过,属于同一条新闻则快速“扫过”,写稿时才仔细编译。

入行初期,我们一般上都是单人值班。记得同事中有一个老弟总比别人多睡一个多小时,早上五点过后才姗姗来到。由于赶时间,他只看法新社的稿就开工,他自夸那是“聪明工作法”(Work Smart)!

说起来,小老弟虽然偷工减料,但也颇具慧眼。原来法新社的稿件比较直截了当,也很少卖弄英文词汇;何况它涵盖面广,看完法新社的稿大体上不会漏掉当晚的重要新闻。

法新社在1835年创立,是四大通讯社中历史最悠久的一家。在现代史上,法国跟中国的矛盾比其他西方国家来得小,所以对中国新闻的立场比较中立,有关中国的报道也有比较多。

说起来,法新社还得给鸽子记上一功!创办初期,由于欧洲大陆的电报线还没有铺设完毕,法新社当时是靠经过训练的信鸽,把驻欧洲各地通讯员的稿“带”到巴黎总部,然后再发给各报章。

路透社一目了然

三家通讯社当中,个人比较偏爱路透社,因为它的稿件文字简练,不哗众取宠;而且新闻学上强调的5W1H(何人、何事、何时、何地、为何、如何)也一目了然。采用路透社的稿,通常可以照原文翻译,不必伤脑筋去重新改写。

路透社的创办也不缺“佳话”。初期它只是一家微不足道的小新闻社,不但工作人员少,打杂员工更少,创办人路透不得已只好自己动手处理杂物,就连打扫的活都干上了!

合众社以快取胜

合众国际社以快取胜,许多突如其来的事件都能抢先报道。另一个优势是它的总部就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这里是世界政坛的重要舞台,许多影响深远的“剧目”都在这里上演。

然而,那年头合众社发来的稿有些并不拘泥“倒金字塔式”的新闻写法,如果照原稿直译,结构就会显得松散,层次不明。不过,万一碰到它的的独家消息,那只好多花时间,细读内容,然后重新组织,让听众、观众更容易了解。

美联社规模最大

美联社在四大通讯社中规模最大,可惜我服务的媒体没有订购,所以没有“闲话”可说。

我们的运作在1980年代末电脑化,通讯稿在弹指之间就呈现在屏幕上。通过电脑,我们也可以进入区域和国营性的通讯社,比如苏联塔斯社、中国新华社、日本共同社、印度报业托拉斯;还有邻国的马新社(马来西亚)、安塔拉(印度尼西亚)。

这些代表国家的通讯社可以让我们查证许多还没有确实的消息。它们有时也会放大或缩小传闻,提前或押后消息;当然,写稿人可以选择相信或怀疑,又或者半信半疑。

直接上线看稿确实让我们干起活来更快更有效。从此,传统的运作走入历史,电报打印机的声音成了绝响,上班时见不到“长龙”般的通讯稿,“撕稿”时也不会沾上复写纸残留的墨迹,这一切只有在记忆里去追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