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老物件藏尽岁月

铁皮玩具“小弟打鼓”大人小孩都喜爱。

字体大小:

老物件是一个时代精神的实体化,静候有缘人重温失落已久的青春悸动。

看到老物件,总会牵动情感。唏嘘、叹息等一连串无奈之词接踵而来,感觉置身于时光的深处,触摸到时间的厚重。

多情的落花,总是不厌其烦地提醒我们:珍惜时光,岁月无痕。今年枝头的海棠,已经不是去年的那一朵,天地间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

老物件叙述经历和故事

既然无痕,但求深刻。何谓“深刻”?也许能在时间长河里荡起圈圈涟漪的人、事和物,就算深刻吧。正如铁皮玩具“小弟打鼓”经岁月洗礼,留下锈迹,让有心人循迹寻得儿时点点滴滴。 “六面画积木” 走过几十个春夏秋冬,过来人可在其纹路里窥探当年的季节色彩和欢乐。“男女陶娃”又何尝不是如此?它们是一个时代精神的实体化,静候有缘人来重温失落已久的青春悸动。

这些不起眼的老物件,各自默默地叙述着自己的经历和故事。万物皆有其造化,幸运者遇上伯乐,成了宝贝;不幸者无人欣赏,与落花一样,在红尘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弟打鼓吵醒小鸡

小时候,在邻居家中初识第一个铁皮玩具——蹦蹦跳跳的“啄米小鸡”。这一蹦一跳,与我快乐的童年节拍一致。过了没多久,认识铁皮玩具“冰淇淋叔叔”。他手里摇着铃铛,一踏一踩地卖着冰淇淋,撩动孩子们的味蕾,在四季如夏的石叻坡营造一个充满欢乐的冰雪世界,难怪深受大人小孩的喜爱!

冰淇淋叔叔和啄米小鸡的出现,引起我莫大的兴趣。然而,当时一般人家并不富裕,哪有闲钱买玩具给小孩,除了冰淇淋叔叔和啄米小鸡,就再难以见到其他款式的铁皮玩具了。这两款玩具也渐渐地沉到我脑海深处,潜藏在某个记忆的抽屉里。

后来,踏入社会工作,某天午餐时间经过一家老店,发现店内玻璃橱里摆放着一个别致的铁皮玩具——小弟打鼓。年画娃娃般的塑料头,上紧发条,右手打鼓、左手击钹,来回的转圈,散发满满喜气,好可爱!当下毫不考虑地把“小弟打鼓”买下。原本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的,一开心也就不饿了。

那天之后,小弟的欢钹喜鼓声,把在记忆抽屉里沉睡的冰淇淋叔叔和啄米小鸡给吵醒了,再次浮现脑海,给了“童心未泯”这个词作了最恰当的诠释。

细雨中偶遇男女陶娃

2506_now_2_Medium.jpg
栩栩如生的男女陶娃。

六七十年代,本地的物品几乎都是中国制造。以文具为例,铅笔、钢笔、圆规、尺等等,百分之九十来自神州。那时的铅笔刨五花八门,造型可爱、色彩鲜艳,令人爱不释手。

那时,班上有个同学把一整套12个陶制金鱼铅笔刨带来学校,引起一场不小的“骚动”。休息节时,隔壁班的同学也跑过来看,大家都以羡慕的眼神望着金鱼铅笔刨的小主人。从那天起,那些金鱼一直在我心湖里游来游去,挥之不去。

一天,我们几个同学听说桥南路有一家文具店有卖金鱼铅笔刨,放学后冒雨下坡去买。到了文具店,没见到金鱼铅笔刨,却买了其他东西。这一对男女陶娃当时就摆在收银台后面的小橱里,我一眼就看中,把它们带回家。

现在,偶尔有空会拿出这对陶娃来玩赏,虽不是什么贵重的宝贝,但做工细致,栩栩如生,时代感浓厚,很值得收藏。那个时代的人生活简朴、勤奋好学,不乏基础夯实,敬业乐业的工艺师。反观现代人,生活太多诱惑,心性不定,脾性浮躁,还能做出如此生动的工艺品吗?确实令人怀疑。

积木是童玩古老一族

2506_now_1_Medium.jpg
带有浓浓土味的积木。

九个正方形小木块,拼凑一个童年来,这就是积木的魅力所在!这类没什么挑战性的玩具,对今日孩子来说也许不屑一顾,然而,积木的可爱之处,恰恰就是那浓浓的土味!若把词语按时间来归类,“积木”是与“甘榜”“土油灯”“椰树”“描红字帖”“弹弓”等属于同年代的,只是曝光率没那么高罢了。

这套“六面画积木”,也是一个偶然机会遇到,可遇不可求。也许它知道我喜欢老东西,一个“缘”字,让我在坡底某条陋巷的文具店见到它。生活中,诗意无处不在,遇到心中喜爱的人或物,心弦拨动那一刻,无需文字表达,那种感觉就是一首诗。

只需细心回想和观察,从前的东西,不只环保,还十分接地气。金、木、水、火、土,这五种物质元素,是世界万物的来源。妙的是,即使是小物件如童玩,除了“水”与“火”难以实体化之外,皆与其他三个元素元素密不可分:“小弟打鼓”是金;“六面画积木”是木;“男女陶娃”是土。老物件尽收岁月精华,虽无生命却有情,能不惹人喜爱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