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梅淑贞:绮年玉貌

订户

字体大小:

1980年五月,在渣甸山一座精致的三层楼小洋房阳台上,旁边的山东老娘指着紧贴房子下面的一栋洋楼,说:“你知道金霏吧?她的屋子就是那间。她老公刚过世,这几天家里都没有人。”我看到红色的屋瓦,小花园的草坪修剪得很齐整,屋内果然毫无声息。我记得她好像当上妈妈不久,觉得一阵恻然。原来万般风光的明星也像普通人一样,同样要经历人生无常,而且一举一动都给毫不相干的人指指点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