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者

一阵慌乱后,教授一边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站起身来把她送到门口:“既然你觉得没问题,就不耽误你的时间,办公室空调坏了,我也不留你。”说着露出一个能看见牙龈的笑。

从那天起,她终于接受这个事实,没有什么好质疑,实验正在学生们看不到的地方,如火如荼的进行,而且规模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大,任何对实验起疑心的人都会受到警告,甚至被当成精神病。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花这么久才接受这个事实,毕竟她之前就有这种隐约的感觉,或许那时潜意识已经接收到什么信息吧?可是她却因为可笑的尊严,固执的不肯接受事实。她固执的不想让这么多年来得到的成就被否认,如果实验真的存在,就证明她这么多年来获得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她根本没有值得称赞的能力。虽然她不相信自己有多优秀,可虚荣心还是让她忍不住有所幻想,或许这些真的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呢?或许真的是我想的太多?有时她会想入非非,实验的存在完全粉碎这一可能,打碎她一切的白日梦,逼她认清现实,正视自己的平庸。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