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陈宇昕(记者)
陈素君(编辑)与当年在爱同学校担任华文教师的吴炳松老师。

我的第一位恩师是我的二姨孙宿真。在我模糊的记忆中,小学的许多周末都在母亲与二姨的陪伴下度过。二姨总会花一个下午的时间为我恶补英文和数学。

我至今还记得她解释英文文法的“is”“are”和“am”的用法时说的那句:“‘You’and‘I’are special,所以虽然都是单数,但不能用‘is’,要用‘are’或‘am’。”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