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八百壮士戏里戏外

上海苏州河四行仓库。

七八十年代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近年笔耕不辍。她的第一本书《窗里窗外》在2011年出版,里头收集了她的戏、亲情、朋友、趣事、缘分及对生命的感悟。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

1976年台湾的电影公司筹拍《八百壮士》,戏里有个角色是抗战时中国女童军杨惠敏在日军的炮火下,冲过英租界,拼命游过苏州河,将国旗献给死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

许多女明星都想争取杨惠敏这个角色,导演的要求是女主角一定要会游水,于是我天天练游泳,有一天导演到泳池来看我,当场就决定由我饰演。

记得开镜那天,许多当年的女童军穿着制服到现场,年龄大约都在60左右,杨惠敏精神奕奕的走到我面前,她很怀疑这么瘦小的我能不能胜任勇敢的女童军(五英尺六的我当时还不到100磅)。她用她那又粗又大的食指一边大力戳我那满是排骨的胸膛一边说:“你要硬起来!知不知道!你要硬起来好好地演。”我被戳得倒退两步,心想,她真不愧是女中豪杰。

一场游过苏州河的戏就分别在很多场地拍摄,然后把在河里、水沟里和水底摄影棚里拍摄的戏剪接起来才能完成。当时我才20岁,年纪小胆子大,导演叫我从桥底往河里跳,我扑通一声就往下跳,反倒是导演捏了一把冷汗。中央电影制片场有一条阻塞多年的大水沟,臭气冲天,平常也不注意有这么一条沟,那天去片场,场务拿着一条长竹竿很高兴地告诉我:“一会要拍你从这儿游上岸,我把水沟都清理干净了,你放心。”我没怎么多想就下了水沟(其实想也没用,片场导演最大,他说什么都得照做),还好没怎么NG,上了岸我说刚才好像看到蛇。化妆师和工作人员抿着嘴笑说他们也看到,只是不敢讲,怕说了我不肯下去。我心有余悸地往回看:“啊呀!有条大便!”场务装腔作势地说:“没有啦!那是香蕉!”

最后是在水底摄影游泳池拍,那天寒流来了,气温在六至八摄氏度,所有人都穿着厚大衣,讲话嘴里冒白气儿。导演说那天一定要拍,因为第二天就要放水了,我穿着卡其布的童军服,脖子绑上了绿领巾,背着书包就跳进那冰冷的游泳池。拍了一会儿,我趴在池边等拍下一个镜头,整张脸给冻得都缩了,副导演见我可怜,叫我上去,给了我一口酒,要我到火边烤一烤。没想到酒加上一冷一热的反差,令我即刻全身发抖的倒在地上,仿佛要窒息似的,我放声大叫,叫得惊天动地。只记得一大堆人一边吆喝一边把我抬到办公室,我还是不停的抖,身上的湿衣服也没法脱,一阵忙乱中,隐约见到一支好大的针筒往我身上扎。等我醒来的时候,妈妈和哥哥都在我身边。

因为《八百壮士》,我赢得了1976年亚洲影展最佳女主角奖。

1985年应导演谢晋的邀请,到上海商讨拍摄白先勇的小说《谪仙记》一事,到了上海第一件事就是参观四行仓库,我望着那残旧的仓库和狭窄的苏州河,想象着当年《八百壮士》英勇奋战的情景和杨惠敏横渡苏州河的动人事迹。

电影里杨惠敏献给团长谢晋元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在四行仓库楼顶上升起,八百壮士和我望着冉冉上升的国旗,举手敬礼,热泪盈眶。真实的事发生在1937年。经过半个世纪,我到上海四行仓库,看到楼顶上飘的是五星红旗,我泪眼模糊了,仿佛看到青天白日满地红和红底金黄五颗星重叠在一起。

看了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才知道八百壮士撤出四行仓库时只有358人,这些人一出来就被英军下令缴械且关进收容所,过着受英军监禁、日军包围的日子,四年后日军入侵租界,孤军成为战俘,分送各地集中营,为日本的侵略战争做苦役后勤。而电影《八百壮士》结束的画面却是,英勇的壮士们在《中国一定强》的雄壮歌声中,眼神坚定的踏步迈出。现实的世界有时比电影演的还残酷,比戏剧还要戏剧。

2010年3月9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