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安藤忠雄 在大阪

  一花一世界,不管是大城市里小事情的浓墨,还是小城市里大事情的淡写,都是旅行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

天空教堂的15分钟

一直以为我的旅伴只对服装设计感兴趣,所以当他问我会不会把光之教堂排入行程,我差一点损失一副眼镜。可惜太迟了,光之教堂并非一年365天都对外开放,想参观的话必须尽早预约,我上官网查看他们的日历,12月份只有几天是对外开放的,而且名额都满了,我的旅伴不是没有一点点失望的。

为了弥补他的遗憾,我提议从大阪去淡路岛参观海之教堂,或者留在大阪参观天空教堂,毕竟大阪是安藤忠雄的故乡……但大家都说天空教堂不对外开放,眼见我的旅伴又要失望一次,于是我厚着脸皮,冒昧去信Harmonie Embrassee Osaka这家饭店,要求参观天空教堂,当然我没有对人家说实话,但我有个较具说服力的理由:我想写一个系列,关于安藤忠雄建筑设计,用粉丝的眼睛去看,去听,去感受,曾经写过陶板名画庭、光之教堂、地中美术馆和Benesse House,希望也能写写天空教堂……严肃是严肃了点,却是真心话,虽然我是建筑设计的门外汉,但我们不须要懂得拍电影才可以欣赏电影吧?

因为只是碰碰运气而已,所以后来收到回信,真的惊喜莫名。对方首肯了,虽然参观时间只限15分钟,但我们很满足了。回覆我们的是个名字叫做稻熊绘梨子的女子,负责饭店的婚礼统筹部门,她的名字我记住了。

Harmonie Embrassee Osaka坐落在梅田茶屋町大楼。我们先到10楼的接待处,柜台就置放在三角形建筑的前端,挑高的天花板搭配采光良好的玻璃帷幕,空间虽小但不逼仄。接待我们的并非绘梨子小姐,而是另一个员工,文静有礼。我们乘搭电梯到22楼,再转搭另一座电梯到23楼,也就是顶楼,通过充满神秘蓝光的甬道,这名员工打开一扇门,我们走进了天空教堂。

洒满天空教堂的肃穆的光线令人震慑,这跟光之教堂的理念是一致的。

比想象中迷你,清水混凝土天花板配搭玻璃帷幕与白色钢柱,玻璃帷幕外的大阪市景尽收眼底,观礼座席和祭坛连同小小的十字架看似透明,不留意的话,根本不会发觉到十字架的存在,但我能够体会安藤忠雄的用意,十字架只是一个标志、一个符号,令人震慑折服的是透过玻璃帷幕,洒满整间教堂的,静穆的光,这跟光之教堂的理念是一致的。整间教堂感觉通透轻盈,高雅但又低调,跟安藤忠雄的其他重量级作品不太一样,但同样给人一种宁谧的震动。

天空教堂比想象中迷你,通透而轻盈,高雅又低调,跟安藤忠雄的其他重量级作品不太一样,但同样给人一种宁谧的震动。

狭山池博物馆捕捉光影

除了天空教堂之外,我们还想参观海之教堂,或是狭山池博物馆。因为我们只在大阪逗留一天,只能够在两者之间选择其一。海之教堂在淡路岛,必须先从大阪乘搭JR前往舞子,然后转乘高速巴士前往淡路岛,全程65分钟,感觉似乎较远,也较麻烦,所以后来我们锁定位于大阪近郊狭山市的狭山池博物馆。

离开天空教堂之后,我们从梅田站乘搭御堂筋线地下铁到难波站,再走一段路到南海难波站,转乘南海电铁高野线。但我们没有赶上直达狭山市站的班次,必须在北野田站转乘各站都停的慢车。因为一路只顾着看风景,结果忘了在北野田站下车,只好在金刚站转车回去狭山市站。兜兜转转,结果整趟朝圣路程,同样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从大阪狭山市站到狭山池博物馆,还须要走一小段路,15分钟左右的脚程,我们的步伐有点急促,因为我们想趁还有阳光之际,好好膜拜安藤忠雄这件作品。你知道的,安藤忠雄不仅只是个建筑家,他还是个“光”的建筑家,擅长利用几何式的建筑构造,把光切割成令人感觉异常震动但又可以找到无名平静的场景,狭山池博物馆是另个绝佳的例子。来到狭山池博物馆时,暮色已经开始四合,其实不过午后三点多而已,但因为是冬天,天黑得较快。

安藤忠雄个光的建筑家,擅长利用几何式的建筑构造,把光切割成令人震动但又平静的场景。

狭山池建于飞鸟时代,也就是七世纪前半叶,拥有1400年的历史,是日本最古老的蓄水池,至今仍是大阪府的最大水库。狭山池博物馆于2001年完工,按照时代将狭山池的历史划分为七个展区,同时也介绍了日本的土木工程和治水历史。此外,该馆也不定时举办特别展、专题讨论会、音乐会等等。这些都是从官网看来的资料,我们并没有进去博物馆内参观,只在博物馆周围走走。

狭山池建于飞鸟时代,是日本最古老的蓄水池,至今仍是大坂府的最大水库。

远远瞥见博物馆时已经十分兴奋,看过那么多图片,如今终于来到现场,可以亲身体验安藤忠雄的这件作品。

狭山池博物馆里头的圆形回廊令人流连低回,时间在这里并不是一条直线。

出入博物馆的两条通道旁边本来各有一面人工瀑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圣诞前夕的缘故,人工瀑布已经关闭,我们没有机会沿着水墙穿过通道,感受水的力量,那种瀑布般的景象和声响所带来的震撼。不过旅伴的心思不在人工瀑布上,而在更里头的圆形回廊。我们在这个圆形回廊里流连许久,旅伴完完全全被安藤忠雄慑服了,仍然耿耿于怀没有赶上参观光之教堂。我答应他,下一趟东瀛行,我会带他去淡路岛参观海之教堂,再去茨木市膜拜光之教堂,然后去北海道水之教堂朝圣……

出入博物馆的两条通道旁边的人工瀑布已经关闭,我们没有机会沿着水墙穿过通道,感受水的力量。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