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育娴:无名氏的一生

我曾经听过一句话:你有没有想过用什么身份离开这个世界?而我,又将以怎样的身份离开呢?这一生,我到底都干了什么?

温暖的光线直射着我,蔚蓝的天空,变幻莫测的云朵,一时令我精神恍惚。我有多久没这样看着天空了?这令我想到家乡的天空,同样的美,同样的平静。没想到这竟然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情景。没办法,这份工作本来就不安全。

死了之后,我会去哪儿呢?我会看见黑白无常,还是死神?我会在奈何桥上遇见孟婆吗?喝下她那碗汤,我会忘记一切吗?这时,我已经开始止不住胡思乱想。我曾经听过一句话:你有没有想过用什么身份离开这个世界?而我,又将以怎样的身份离开呢?这一生,我到底都干了什么?

小时候家里没有几个钱,别人家过年都有丰富的年菜,而我们家连学费都缴不起。终于在12岁那年,我因为无法负担学费而辍学了。打了三四年的散工,最后在村长的介绍下,去了印度尼西亚当建筑工人。做了几年,因为工作表现不错,加上还年轻,被升为工头。

20多岁时,母亲突然来信说家里有急事让我快回去。已经10多年没回乡了,回到家才知道是母亲快不行了。唉,可能因为分开太久,彼此间的感情变得淡薄。可是回想起以前相依为命的日子,心里还是有一些伤感。母亲临死前,让我娶一个媳妇,生个儿子,好让我们家有个后代。她以为我不想吗?娶了媳妇就得负责她一辈子,我有这个能力吗?不管了,我已经亏欠母亲太多了,再不遵照她的遗言,我岂不是很不孝?

为母亲办完葬事后的几个月,我就随随便便找了一个愿意的姑娘,结了婚。结婚当天,我也是浑浑噩噩的,别人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直到拜了堂,我才意识到我将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生活一辈子。

在家乡待了几个月,我便告别妻子,赶回印尼做工了。过了几个星期,妻子来信说她有了身孕。止不住的兴奋,在心中漫开。我从没这么开心过,我快当爸爸了!可惜,在孩子出世时,我来不及回去,没看见他呱呱坠地的样子。既然无法陪着他成长,那么唯有好好努力工作,养活他们母子了。

38岁那年,老板突然说让我到中国去当督工,我当然答应了。开始时一切都十分顺利,可是就当工程快完工时,正在大楼里巡逻的我,突然感到地面晃动了一下。

接着,只见眼前还未建好的大楼摇来晃去,许多工人在慌乱中拔腿逃跑。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地震,这突如其来的震动,让我一时忘了逃跑。直到我意识到要逃时,眼前的柱子向我倒来。顷刻,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如果知道会发生地震,我就不来中国了。可恨的是,这世界上没有早知道。

(作者来自 德惠中学)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