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她

摄于林燕妮生日宴:(左起)周润发太太、叶蒨文、施南生、张培薇、林燕妮、陶敏明、林青霞及吴宇森太太。

七八十年代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近年笔耕不辍。她的第一本书《窗里窗外》在2011年出版,里头收集了她的戏、亲情、朋友、趣事、缘分及对生命的感悟。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林青霞也针对每一篇文章重新审视当年的机遇而在文末附加“如今看当年”。

由穿着一身黑西装的侍者引领到我在角落的小圆桌。由于她经常迟到,我总能见到她的姗姗出场。最经典的一次是在22年前,那是我和朋友永远忘不了的共同记忆。那天是她的生日,所有影剧界和出版界的红人都到齐了。我们那桌就有施南生、徐克、陶敏明、狄龙和叶蒨文。我们等了很久很久,所有的寒暄话都讲完了,所有的笑话也说尽了,最后连表情都似乎撑不起了,突然桌子上了一盘鸡肉,整桌人眼睛一亮。施南生慢条斯理的说,这是为叶蒨文点的。饿坏了的陶敏明向来快人快语,嚷道为什么她就有得吃。原来从小在外国长大的叶蒨文只喜欢吃鸡胸肉和叉烧,福临门拿手好菜鲍鱼、鱼翅、燕窝都不合她的胃口。过了一会儿,黄霑起身鼓掌,她终于来了,记得当时我张大了嘴巴,仿佛见到王后出巡一般。她穿着一件粉红过膝长到小腿的貂皮大衣,下巴微微扬起,脸上挂着高贵的笑容,我们就像是她的子民,饿着肚子,仰望那件粉嫩的大皮草。那天应该是有点冷,因为我穿的是深咖啡色大垫肩黑毛领的呢裙子。

我们相识了数十年,见面的次数却不多,这两年都经历了丧失亲人的痛苦,经常互发短讯安慰对方。

前两天我们又互通短讯相约在铜锣湾的Cova见面,虽然估计她有可能会迟到,但我还是准时候驾。她果然来迟了,见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很不好意思的就胡乱的坐了下来。在她谈到她两个弟弟的离去,几乎又陷入了忧伤的深渊。我不想她再往下陷,催她点吃的,原来她在胡乱中已经跟侍者点了和我一样的食物。我吃的是自助沙拉,她这才好整以暇的起身走去自助餐台。我望着她的背影,腰杆还是那么笔直,大波浪鬈发,腰上系的是流行的金色宽腰带,脚上踩的是绿色三寸高跟鞋,身上穿的是咖啡色棉质洋装,很有她的个人风格,她的出现总能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说她开始在《明报》写专栏,我乘机向她讨教,因为《明报》正在约我写稿。她形容写作就像演戏一样,只不过文章是用脑子演戏。她说文章最重要是开头和结尾,开头要吸引读者读下去,结尾应该是整篇文章的总结,中间随便写写,只要不离谱就行了。

忽然我的电话响了,是杨凡,我告诉他今天午饭的卡士是茱莉亚罗拔丝。她曾经形容自己是糊里糊涂的大头虾,就好比茱莉亚罗拔丝,从此我和杨凡就叫她茱莉亚。

“她”就是香港才女林燕妮。

燕妮,不好意思,我现买现卖,先拿你开刀,请不要介意,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还要替同一家报馆打工呢!

2007年9月6日

如今看当年:

燕妮这些年所经历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別,要不是她勤于写作,怕是消受不了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