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仙人

七八十年代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近年笔耕不辍。她的第一本书《窗里窗外》在2011年出版,里头收集了她的戏、亲情、朋友、趣事、缘分及对生命的感悟。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林青霞也针对每一篇文章重新审视当年的机遇而在文末附加“如今看当年”。

写这篇文章,手不沾墨水,桌上没有稿纸,这是我第一次利用科技——“电脑”写出来的文章。

在生活中,往往有某些事或某些话会寄存在你脑海的某个角落。记得15年前我结婚那天,好朋友施南生在我耳边仔细叮咛:“要学用电脑,将来有了孩子,才能跟他们有良好的沟通。”我点头称是。15年后,大女儿都14岁了,我对电脑还是一窍不通。

始终认为没有电脑的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比较接近。最恐惧的是,因为科技的进步,人们与科技产品相面对的时间多了,反而夺走了人与人相处的那份亲切感和温馨感。

我排斥电脑,不愿意对着那冷冷硬硬的东西,更怕去按那个键盘,生怕那玩意儿被我一按就坏了。我以为它是世界上最难懂的东西。

在没有走入电脑世界前,我像是在另一个星球的地球人。与自己置身的现代文化脱节了,简直就成了文盲。女儿们一人一部电脑,对着它的时间比对着我多。缺少了与她们沟通的重要工具,感到有快要失去她们的危机。有次我要出门两个星期,小女儿喃喃自语的说:“妈妈真希望你会……”“什么?”她说的电脑术语,我根本听不懂,内心一阵惭愧。现在回想起来,她说的大概是ichat (会用ichat,即使相隔两地,也能随时看着对方说话,以慰思念之情)。

那天和施南生在又一城商场喝下午茶,我长嗟短叹的谈起我的危机。南生跟我讲话向来是好声好气的,那天她好好的数落我一顿,好像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这块生铁给敲得当当响,回家后痛定思痛,下定决心冲破怕电脑的心理障碍,把手指伸到键盘上,像婴儿开始学走路一样,先学着插上插座,然后学开机。小秘书在旁耐心地指点,我一个键一个键的跟着她的指示,口里重复着她的指令,进入眼前那个小小窗口,刹那间,仿佛被吸入无边无际的宇宙,周游于信息浩瀚的领域。

第一封电子邮件是打给施南生,多谢她的数落。南生高兴得连回了三封电子邮件,又给了几个重要的网址嘱我进去看,她说如果我能够自己帮自己寻找到想要知道的知识以后,将会更容易掌握自己的生活。

以前见了电脑就躲的我,现在晚上哄孩子睡了以后,一个人对着三个“苹果”:“苹果Mac Book Pro”、“苹果iPad”和“苹果iPhone”,一个写文章,一个查字典,一个跟朋友通短信,忙得不亦乐乎。

跟世界接上了轨,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好像年轻了许多,我一边按着键盘一边在想,21世纪的我们所能够企及的,对古时候的人来说,只有仙人才可以做得到。

2010年6月4日

如今看当年:我的第二本书《云去云來》已经不再拿着笔写在稿纸上了,整本书是手指在iPad上滑出來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