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明 ——新明日报50年的文化风采

  《新明日报》1967年创刊,比国家小两岁,在时间上是本地唯一真正和国家一起成长迄今的报纸,前年新加坡庆祝SG50,今年《新明》庆祝SM50金禧。

  半世纪来,《新明》以社会新闻为市场定位,并以此著称,但在文化上亦自有一份独特风采,颇堪一记。

  兹辑材料(不包括新闻),略记“文化新明”五点,以志《新明》50周年之庆。

  春水浅积,也是春光;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新明》的文化群体

今年初春,香港官方“金庸馆”开幕,被形容为“最珍罕”的展品,就是金庸1967年在《新明》编辑部写作的《笑傲江湖》手稿。

金庸曾被选为20世纪中国十大文化偶像,排名仅次于鲁迅。他是《新明》创办人之一,理所当然是《新明》第一文化人,也使《新明》有了一个独有的文化因缘。

1967年新明日报原来的报头书法。

《新明》第二文化人,应属创报总编辑潘粤生,他是创办香港《明报》三大要角之一,“明报”的名字就是他想出来的,意思是“明辨是非”。

潘粤生以笔名余过在《明报》和《新明》写专栏小说《四人夜话》数十年,糅合鬼怪、诡异、悬疑、科幻、推理各种风格,自成一体,被认为是倪匡之外最好看的小说。

潘粤生多才多艺,早年在长城电影公司当编剧,编写过多部电影剧本。南来《新明》前又创办《明报周刊》并任主编,回港后再创办《明报晚报》亦兼任总编辑。后来还以“郁秋”为笔名写武侠小说《司马卓传奇》系列。一身多职,他却应付自如,可见功力,难怪金庸南来,要把他拉来并肩作战。

90年代中期我在香港见过他,当时他已移民加拿大,恰好回港,查先生介绍我们见面,笑谈《新明》及南洋生活,依然精神奕奕,一片云淡风轻。

1968年文化人兼报人钟文苓出任《新明》第二任总编辑。他出身上海《申报》,抗战时在重庆《扫荡报》工作,1952年和作家刘以鬯等五人应聘南来,号称报界“五虎将”。

钟文苓热爱文艺,对戏剧有研究,他一到《新明》就开设文艺版《青园》。1978年到《南洋商报》又倡议举办金狮奖文学创作比赛,并指定我们这些年轻同事负责,认为才会有“新意”。

第三位著名文化人为作家姚紫,主编文化版《新风》,创刊编首语就明言:“文化是苦闷与彷徨的”,俨然延续30年代流行一时的“文学是苦闷的象征”论,性格鲜明。

姚紫一生著书24部,创作体裁广泛,以小说最出色,被评为具有本土色彩和本土意识的文学作品。1977年他因为不认同管理层要主编自己计算字数稿费的指令,愤然辞职,挂冠而去,颇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书生意气,成为编辑部一则人物传奇。

左起为90年代初的潘粤生、80年代初的钟文苓,以及《新风》主编姚紫。(作者摄、作者提供)

除早期多位传奇文人,《新明》编辑部多年来文风不断,多位同仁都在新加坡文化界绽放异彩,尤其对本地文史研究及记录,贡献良多。

如副总编辑郑文辉是新马史掌故作家,业余勤于收集新马史料,对地方史、报业史、二战的新马战史及新加坡私会党等专题,钻研甚深,著作十余部。

又如资深记者王振春,对新加坡街市地方史,以及民间娱乐的歌台歌曲等课题,数十年如一日,采访收集,为民间文化史保留宝贵记录。著作约近20部,积累甚丰。

曾担任言论主任的冯仲汉,原是资深广播与电视人,在《新明》期间采访诸多政界人物及社会领袖,留下重要的历史记录。

新世纪时期担任总编辑的潘正镭,是本地著名诗人,在文学界自有风采。

此外,著名漫画家林玉聪、作家蓝玉、吴蒙(吴俊刚)、谢裕民、陈韵红、陈晞哲,戏剧导演林海燕,电视剧故事人黄佳华,歌曲《无言的结局》作词人卡斯,本地娱乐界“百科全书”管雪梅等等,均与《新明》编辑部有缘。

草长莺飞,卧虎藏龙,一时难尽,只能点到为止——只是浅斟低酌,已见无限风情。

《新明》的文艺风采

报章文艺是新华文学近百年成长的主要推动力。《新明》虽以社会新闻为市场定位,对推动文艺亦有一份表现。

《新明》创刊后,短短两年内,就先后推出两个文艺副刊,先《青园》,后《新风》。

《青园》(1968-1984年)为纯文艺副刊,创刊于1968年,由留学台湾的年轻编辑林福利主编,取名寓意“青年园地”,以年轻作者为对象,定位与《星洲日报》及《南洋商报》两大报章的文艺副刊有所区隔,最初每周一期半版,后来增加到每周二、周四各半版。

《新风》(1969-1977年)主编是名作家姚紫,为综合性文化副刊,也刊登带有文学性质的生活杂文等小品,对象为社会大众,每周一到周五各半版。

许多70年代的年轻学生及青年作者,最早就在这两个版位投稿,如吴俊刚、潘正镭(金雨田、蓝宇穆)、君盈绿、陈龙玉(秦淮)、希尼尔(齐斯)、谢裕民(依汎伦)等,为新华文学培养许多年青生力军。

据作家蓉子忆述,她最初投稿笔名仅单字“蓉”,是主编姚紫主动为她加上“子”字。《青园》主编林福利日前也告诉我,他迄今还保留有潘正镭和吴俊刚等人当年的投稿,可见老一辈编辑对年青作者的关注之情。

80年代初,报业大整合前后,《新明》曾推出文艺副刊《天窗》,每周半版;以及不定期刊《文风》,每次半版,由蓝玉主编。

此外,在80年代中后期还曾先后推出《新文艺》(1985年)《城市文学》(1985-1991年)《文艺坊》(1991-1992年)等文艺版。

其中《城市文学》由年轻作家谢裕民及蓝玉相继主编,前后五年,时间较长,风格鲜明。

《新明》的小说版,在推动文艺方面也有独特作用。

创刊之初,它标榜有五大特色,首先就是“独家刊载金庸武侠小说,副刊名家汇聚,篇篇杰构”,每天两大版,除金庸小说,还有余过《四人夜话》及港台武侠名家及爱情小说等,古龙武侠小说《陆小凤》也由《新明》 率先在东南亚刊登。

除了武侠小说,小说版也刊登名家言情小说及社会奇情小说,是“大众小说”的大平台,读者广泛,影响深远。

《新明》也积极尝试引文学创作进入小说版,如1989年就曾首创“连载接力小说”,先后由四位女作家圆醉之(陈韵红)、艾禺、君盈绿、梅筠合著小说《婚姻同志》及四位男作家怀鹰、张挥、洪笛、田流合著《蓝天在旋转》,并结集出版,属于本地创举。

《新明》纯文艺版、综合性文化版、小说版三大板块,在60年代到90年代期间,对推动纯文艺与大众文艺两大范畴,均有一定影响。

《新明》的文化出版

自80年代以来,《新明》持续出版文化性质书籍,内容有文学、时事、社会史与生活性多种性质,反映新加坡社会文化的多元性与务实性。

据个人不完整辑录,《新明》出版(或联合出版)的部分书籍有:

1.文学类:小说《蓝天在旋转》(1989年)、小说《婚姻同志》(1990年)、文集《短篇小说创作比赛佳作集》(1990年)等。

2.时事∕文史类:《从李光耀到吴作栋》(1991年)、《拉惹勒南回忆录》(1991年)、《重新发现:新明日报40年典藏书》等。

3.民俗生活类:《庙宇文化》四册(2006-2014年);《星云大师点智慧》六集(2011-2016年)。

此外,还出版多本企业家成功创业故事,与饮食有关的生活文化类书籍,其中以《庙宇文化》与《星云大师点智慧》二书社会效益最显著。

《星云大师点智慧》也出版口袋书、电子书等。(档案照)

《庙宇文化》四册共收辑近120座本地庙宇的记录,是本地华族传统庙宇文化在新世纪最广泛的一次全记录,富有社会文化史意义。《星云大师点智慧》则是近年本地发行最好的华文读本之一,因反应热烈,还出版口袋书、电子书等多种形式。

《庙宇文化》四册共收辑近120座本地庙宇的记录。(档案照)

为庆祝《新明》创刊40年而出版的典藏书《重新发现》,以《新明》历年新闻为索引,采取新鲜角度和版面处理手法,重新发掘整理40年来新加坡社会生活各项为人淡忘的记忆,并以低廉的成本价面世,与读者分享这份“重新发现”的惊喜,连印两版均销售一空,体现了读者和国人对本土记忆的认同意识,成为许多图书馆的典藏书。》

2007年新明出版书籍《重新发现》辑录不一样的新加坡发展故事。(作者摄)

文化新明随时代变迁发展

《新明》和草根文化

民间草根文化,虽属于次文化,却是社会文化重要构成部分,也会提升成为新兴的流行艺术形态,如自美国边缘次文化崛起席卷全球的嘻哈(Hip-hop)文化。

《新明》以社会性为定位,自然与本地民间特有的歌台文化关系密切。

由于时代环境变迁, 80年代以后,农历七月歌台曾一度渐现式微之势。

2007年的七月歌台活动过后,在《新明》与业务部门的工作会议上,我提出举办“歌台红星大奖”的构思,认为由具有公信力的媒体主办,能保证投选工作的公平性,可以凝聚人气,也有助提升艺人水平与歌台形象,是一项多赢又有意思的活动。时当8月,陈子谦电影《881》正好上映热卖,掀起热潮。又逢华文报编辑部在10月重组,《新明》及《联合晚报》二娱乐组合并为联合新闻部,两报合一,效率更大,因缘俱足,便指定同事负责筹备,付诸实施(首届由《新明》执行编辑林凤英负责,二届及其后的总负责人为联合新闻部副总编辑陈玉娇)。

为维持中立客观的公信力,以获得所有歌台台主及参与者认同,组织工作完全不引入任何歌台台主,纯由报社筹办,设立专案委员会,邀请专业评审,收入所得扣除经费后全部捐助慈善。只有颁奖礼晚会演出时,才委请歌台组织协助舞台设备。

2008年农历七月歌台期间,两报首次联合主办第一届“歌台红星大奖”推选活动,选出十大最受欢迎歌台男女艺人等多项奖项,并在市区的芳林公园举行盛大颁奖礼(仅第2届颁奖礼移师克兰芝赛马场),每届均有逾4000人到场支持,场面热烈。

“歌台红星大奖”让在街头巷尾演出的草根艺术,重新焕发新的形象与姿彩。2014年第5届颁奖礼在新达城举行,吸引多达6000名观众前来参与,盛况空前。(档案照)

2014年第5届颁奖礼更提升于新达城新加坡会展中心大礼堂举行,观众多达6000人,邀请陈庆炎总统为颁奖主宾,盛况空前,被形容为比美专业名歌星演唱会,许多艺人均表示做梦也没想到街头巷尾演出的歌台,竟然能登上如此级别的舞台。

除了报章积极报道,工委会还和人民协会、星和电视及许多社会机构合作,全方位扩大及深化效果。

连续举办多届“歌台红星大奖”,歌台形象大为改观,开始被邀请为艺术节及年度全国妆艺大游行节目,并被新加坡艺术文化策略委员会肯定为本地文化之一。使得这项原本在街头巷尾演出的草根艺术,重新焕发新的形象与姿彩。

主动为草根艺术引入文化观念,协助建构本地民间文艺的新生命,就是《新明》的文化行动之一。

《新明》的经典文化

书法,是中华的重要代表象征,属于经典文化。

除了历年到访《新明》的国内外书家所惠赠的书法,《新明》的报名(俗称“报头”)书法及编辑室内高悬的两巨幅古今书法名作,亦可显示“文化新明”独有的经典风采。

《新明》1967年创刊时的“报头”已不知何人所书。我曾咨询金庸和潘粤生,潘粤生说当年是交代《明报》编辑部请人书写,创刊前寄到新加坡,两位当事人都不知道其作者。

1998年《新明》筹备革新,我决定请名家重新撰写,大胆推出新设计。但所收集作品都不太理想,正好有台湾之行,友人又恰好认识我想找的书法家,因缘俱足,自然水到渠成。

《新明》新报名书法作者,是台湾著名女性书法艺术家董阳孜,国际著名的“云门舞集”名称书法的“标准字”,即出自其手笔。

董阳孜书法,结合西洋构图与传统书法美学,气势充沛,有“笔墨道尽英雄气”的美誉;为创意十足的现代书法。我早在70年代《雄狮美术》上就已经深为震撼,《新明》报名书法能与董阳孜结笔墨缘,与云门舞集“字出同门”,自属难得。当时我曾告知查先生(金庸)此事,他也深表赞成。

《新明》报头是融合古典与现代的名家董阳孜书法,在编辑室,还有两巨幅古今书法经典巨制——王羲之行书《兰亭序》神龙本,和毛泽东草书《沁园春》50年代初写本,如此恢弘装置,为本区域各报社编辑部唯一设计。

1998年新明日报报头——台湾女书法家董阳孜书法。

2002年《新明》搬迁到大巴窑新报业总部,同人便利用电脑制作,把原本高仅24公分、长70公分的《兰亭序》,放大超过八倍,精密分色,制成宽度182公分,长度621公分的巨制,是本地首次出现如此巨幅的《兰亭序》,与约同样篇幅的《沁园春》并列,气势顿现。

《兰亭序》有天下第一行书之称,《沁园春》则被誉为当今第一草书,古今辉映,为“文化新明”增添独有的品味。

《新明》的时代文化

文化来自生活,反映生活,自当随时代的变迁而发展。

“文化新明”在不同时代的变化,自然也体现了新加坡社会发展与文化转型的现实轨迹。

就此而言,立足本土社会的“文化新明”,每一个时代的文化风采,都有其鲜活的味道,如同董阳孜以新变古的笔法,也如同《兰亭序》与《沁园春》舒放自如的笔势,古今如一,自在如风。

后记:《青园》与《新风》创办时间,一向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本文撰写时幸得《青园》主编林福利兄现身说法,一锤定音,也算了却一段公案,仅此致谢。又,本文仅凭个人对《新明》的粗浅了解、经验与观察,所述势难概全,只能寄望未来方家继续充实与研究。

作者为新明日报前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