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爱捉龙沟鱼的陈德能 放长线钓一番事业

陈德能积极推广垂钓运动,希望更多人能和他一样,享受垂钓的乐趣。

字体大小:

  垂钓,是运动,是兴趣,对陈德能(35岁)来说,也是人生。他小时候喜欢在水沟里捉鱼,没想到长大后,生活和工作都离不开鱼。他努力钻研不同的垂钓技术,带人出海钓鱼,积极推广这个休闲活动。他的热忱不仅得到钓鱼爱好者的支持,更获得知名渔具品牌的认可,邀他合作开拓新产品。

  Think like a fish,这个有趣的“角色对调”道理,是陈德能钓鱼的诀窍,也是他人生的座右铭;钓鱼时想象鱼要怎样才会被“骗”上钩,待人处事时则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

钓鱼,烦恼都游走了

在一个周二的早晨,与陈德能相约出海,看他钓鱼,听他说“钓鱼”,也感受了他对钓鱼的热忱。

我们从西部一个简陋的小码头出发,乘着快艇,沿着裕廊河开往西部岛屿附近的水域。强风扑面,阳光普照,是出海的好天气,我们带着愉快的心情上路。“那里是裕廊岛,前面是毛广岛(Pulau Bukom),圣淘沙在左边……”陈德能如数家珍地为我介绍沿途看见的各个小岛。

我是第一次从海上遥望这些小岛,更是第一次与货柜船、散货船、游轮等“擦身而过”,心情像小孩到了游乐园一样的兴奋。而眼前的景色,陈德能虽然出海垂钓多年已见惯不怪,但他的心情仍是雀跃的。

海风掠过他的脸庞,牵起了他的嘴角。其实这舒畅与快乐的感觉,正是陈德能希望透过推广垂钓,与更多人分享的。“都市人的生活压力太大了,”他说,“所以周末可以出海钓鱼,吹海风,纾解压力,是很好的消遣。”

陈德能小时候在港脚甘榜长大,喜欢在水沟里捉鱼,他说自己爱玩又不会读书,N水准还交了白卷,结果17岁就开始打工,当过侍应生、旅游区的三轮车夫、销售员等。当时,他怎会料到其中一个打工经验,竟让他爱上垂钓,还“钓”出一番事业。

他在一家售卖渔具的店里打工三年,除了售卖渔具,也为客人维修鱼线轮(reel)。店里也提供出海垂钓服务,陈德能负责带客人出海,为客人准备鱼饵、渔具等,也为初学者提供基本的指导。

因为工作需要,陈德能开始钻研垂钓,还自费出海“上课”,他的“老师”,是对本地水域相当熟悉的船夫们。他说:“我会包船出海,跟船夫了解不同水域的特质和鱼群,自己再钻研各种钓法。”他深信要提升个人技术,才能为客人提供最佳的服务,让他们享有愉快的垂钓体验。

在渔具店打工收入不高,陈德能30岁那年,儿子出世,他有感养家的责任更大了,于是决定创业。他在面簿贴出自己维修鱼线轮和出海垂钓的照片,招揽生意,因为之前在渔具店的服务和手艺有口碑,所以很快地就有生意上门。

陈德能深知增值的重要性,为自己,也为生意。创业的同时,他报读了一个两年的市场行销文凭课程,他说:“这个课程真的让我获益不浅。例如,我记得导师说,越疯狂的点子越好,所以为自己的公司取名时,就想给人‘Wow’的感觉。然后洗澡时想到‘Spa’,就取了Reel Spa这个名字。有些人会上Spa宠自己,让身体放松,这是一种身心的‘维修’,而渔具也需要定期维修啊!”

刚创业,又掏空储蓄念书,陈德能透露,父亲一开始非常反对他的决定:“父亲很担心这个行业的前景,更担心孙子的将来是否有保障。”

陈德能的太太黄佳慧(28岁)也坦言,丈夫决定创业时,她有不少顾虑:“收入变得不稳定,也不知道生意会怎样,毕竟维修渔具、带人出海钓鱼,不是很多人知道这个行业。”不过,她深知丈夫对垂钓和推广这个运动一直充满热忱,既然有意闯一闯,她也全力支持。

为了减轻丈夫的负担,黄佳慧在生产后重回职场,她原是一名空姐,因身体不适而转行,目前是一名客户服务人员。

钓鱼,跨境交流长见识

五年前,陈德能到日本出席一个垂钓展览,看到许多色彩鲜艳的铁板假饵,大开眼界。他说:“本地许多钓鱼爱好者用的是活饵,像虾、墨鱼、海蚯蚓,当时铁板假饵对我来说,是新鲜的玩意儿,我很好奇:假饵也能钓到鱼?”

他也在展览上见识了在日本新兴的慢摇铁板钓法(Slow Pitch Jigging),这种钓法的概念是建立在鱼类碰到轻松能捕获的猎物就绝不放过的天性使然,所以垂钓者必须让铁板呈现出“受伤”、“临死”状态的动作,以此引诱鱼儿作出攻击,然后上钩。

陈德能对慢摇铁板钓法深感兴趣,回国后,他透过面簿与日本著名铁板品牌SeaFloor Control创办人弘田一博联系,希望向对方讨教慢摇铁板钓法,在本地推广,同时在本地代理该品牌的铁板。弘田一博有十多年的慢摇铁板垂钓经验,SeaFloor Control的手工制铁板在业界享有盛名。

陈德能(左)和好友Jon Lim(右)获得日本知名垂钓业者弘田一博的赏识,担任旗下品牌的实地顾问。(受访者提供)

陈德能说:“一开始我是靠谷歌翻译,用日文与弘田一博沟通,过程不容易。后来,弘田一博为了拓展自己的生意,请了一名翻译员,我就透过翻译员,更明确地向弘田一博表达我的意愿。弘田一博正好想把慢摇铁板钓法推广到国外,我就亲自飞到日本与他面谈,以示诚意。”两人一见如故,还一起去钓鱼。陈德能成了第一个将弘田一博的产品推销到日本以外的外国人。

回新后,陈德能用了一年时间钻研慢摇铁板钓法。除了弘田一博分享的常识,陈德能也上网看影片自学,出海试钓;本地的水域跟日本的大不相同,他反复地测试,从错误中学习。他每周都出海垂钓,也到过冲绳和大阪体验不同的垂钓环境,增广见识。

陈德能坦言:“不少钓客质疑这个钓法,认为还是用活饵比较容易。我跟他们说,活饵比较脏,准备活饵也比较麻烦,铁板干净和方便多了。我也在面簿分享许多以慢摇铁板钓法钓到大鱼的照片,用自己的战绩说服他们。”

陈德能经常到国外垂钓,并在面簿分享自己的收获。(受访者提供)

想钓到鱼须知鱼之好

陈德能对慢摇铁板钓法的热忱和积极推广,得到弘田一博的认可,聘陈德能和他一名同样热衷慢摇铁板钓法的好友,成为Seafloor Control的实地顾问(field advisor),两人是该品牌唯一的海外实地顾问。两年前,陈德能邀请弘田一博到本地与钓客分享慢摇铁板钓法,反应很好,去年二度邀请弘田一博来新。

去年,陈德能也获得1958年创立的意大利渔具老字号Everol的赏识,邀请他为慢摇铁板钓法的市场设计鱼线轮。

Reel Spa由陈德能独自运作,所有工作一脚踢。他一步一脚印,慢慢耕耘,建立自己的名声,如今得到两大品牌的肯定,他开心地说:“我很自豪。”太太黄佳慧当然也为他感到骄傲,也很欣慰现在收入稳定了,生活少了一些担忧。

我很好奇钓到这么大的鱼儿,要如何处理?陈德能透露,钓客有一条不成文规定,就是Catch and Release——钓后放流,当然有时候也会把鱼带回家,但会只取所需。

钓鱼,把自己当鱼思考

陈德能示范慢摇铁板钓法,只见他将鱼线抛入水中后,轻轻地将鱼竿举起又放下,与此同时要收紧鱼线。同样的动作重复了几遍后,就再放鱼线,然后又再重复“举起、放下、收线”的动作。他一边示范,一边讲解:“重点是鱼竿摆动的幅度不大,你瞧,只有鱼竿的尾端在动,而不是整支鱼竿在晃动,这个动作是让铁板在水中飘动时,看起来像一只垂死的小鱼儿。”

陈德能让我试试看,我这个对钓鱼一窍不通者,要协调“举起、放下、收线”三个动作,显得有些笨拙,10分钟后,就累了。我望着陈德能垂钓的身影,只见他动作优雅又自在,轻松地控制着鱼竿,完全不觉得吃力,一脸的乐在其中。鱼儿没上钩,没关系,换个铁板再试试,不见他流露气馁的表情,仍是开心灿笑。等待和未知,也是钓鱼的乐趣。

问陈德能有何钓鱼秘诀,他说:“Think like a fish。想象自己如果是水中的鱼儿,会被什么吸引。所以有时候我们更换不同颜色的铁板,诱惑鱼儿上钩。”他强调垂钓没有一套正规指南,还是靠经验、分析和直觉。

慢摇铁板钓法让陈德能着迷,他说:“传统的活饵钓法,很多时候就是挂上鱼饵,抛出鱼线,然后等鱼儿上钩,是比较被动的。慢摇铁板钓法则是主动出击,要不断地摆动鱼竿,诱惑鱼儿。”

要付出劳力,才会有所收获,慢摇铁板钓法的这个原则,也是陈德能的人生哲学。这五年来他花了许多心思钻研垂钓。

慢摇铁板钓法吸引陈德能的另一点,是其挑战性。他说:“用活饵,几乎百发百中,慢摇铁板钓法的挑战,就是如何用假饵骗鱼儿上钩。”乐于接受挑战的精神,同样发挥在他的生活里,包括决定自己创业,说服钓客尝试新的钓法等。

陈德能鼓励钓客使用铁板假饵,除了比较干净,也更具挑战性。

钓鱼,儿子跃跃欲试

黄佳慧记得婚前与陈德能拍拖时,他曾带她到马来西亚垂钓,不过她没有因此爱上这个活动。生产后,她和老公再次出海,那次是到马尔代夫,她说:“可能是产后荷尔蒙有所改变,我晕船晕得好厉害。自此之后,我再也没有陪他出海钓鱼了。”

倒是五岁的儿子耳濡目染,对钓鱼挺有兴趣的。黄佳慧分享说:“儿子看到爸爸带着鱼回来,会兴奋地要跟爸爸一起处理,例如帮忙去鱼鳞。爸爸为出海准备各种渔具时,他也会好奇地在一旁看着。”

由于儿子年纪还小,陈德能没带他出海,但会带他到池塘钓鱼。黄佳慧说,儿子钓到鱼时,很开心,会说:“我跟爸爸一样,会钓鱼!”

钓鱼,渔具是钓客的宝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陈德能除了带人出海垂钓,也为钓客维修鱼线轮。他的手艺深得好评,顾客来自世界各地,印度、欧洲、夏威夷、马尔代夫、澳大利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各地的钓客,把鱼线轮邮寄到Reel Spa,让陈德能维修。

陈德能维修鱼线轮的手艺深得好评,顾客来自世界各国。

陈德能之前在家办公,“办公室”是一张小桌子、一盏灯,和几个放零件的盘子。他长期坐在地上,低着头维修鱼线轮,几年下来,搞坏了身子,肌肉压到神经线,眼睛无法流泪,脊椎也移位。

黄佳慧记得丈夫眼睛出现问题时,她非常害怕,立刻带他去就医。每天看到丈夫埋头苦干,她也很心疼,不免会唠叨要他调整坐姿、多休息等。她说:“吵吵闹闹是难免的,但很快就没事了,毕竟我也知道他这么辛苦,是为了这个家。”

维修鱼线轮是一门很专的手艺,陈德能说,要找到手艺好的人不容易,所以即使他想请员工也不容易。

陈德能在访谈中就多次提到儿子,他说:“我这么努力地经营我的事业,打响名声,就是希望让孩子将来能有好的生活。”

陈德能看医生,调理身子,今年终于有了一间小小的工作室,里头有一张高度适宜的办公桌,还有充足的光线。

出海钓鱼的几个星期前,我到了他的工作室,看见地上和柜子上都摆满了顾客的鱼线轮。我仔细观察他如何维修鱼线轮,发现钓鱼要有耐心,维修鱼线轮何尝不是,而且更要细心。

他将鱼线轮小心翼翼地拆开,找出问题所在处。我心想,几十个零件,大大小小的,要找出祸根还真不容易。但他很快就找到了,原来是一个小小的轴承(bearing)有磨损,须要更换。

他为我简单地讲解鱼线轮的各种问题,包括海水中的盐分或油迹沉淀在零件中,磨损、生锈、腐蚀等,有时候不容易看见,要仔细地寻找,之后对症下药,包括清洗、更换零件、上油、重新上漆等。他将自己维修鱼线轮的过程用手机拍成视频传给顾客,让顾客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同时让顾客放心,渔具得到细心的对待。

海水中的盐分沉淀在零件中,会造成磨损。 

Think like a fish,在海上,这个“角色对调”是陈德能钓鱼的秘诀,在工作室,这是他待人处世的原则。他想象自己是顾客,几百块钱的鱼线轮是多么的宝贝,当然希望交到值得信赖的一双手中。

他聊起几个顾客的故事,例如有一个老人家寄了一个很旧的鱼线轮给他,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的,很有纪念价值,所以即使旧了也舍不得丢。还有他在网上看到一支短片,是一个华族男孩和一个印族男孩自制的,内容是两人分享如何一起努力存钱买了渔具,然后一起开心去钓鱼的故事。陈德能被这支短片打动,联络上这两个男孩,为他们提供免费的鱼线轮维修和上漆服务。

我听他分享着这些故事,发现他如此贴心地为顾客服务,是因为他修补的,不仅仅是一件渔具,也可能是另一个人的人生。

要从这么多大大小小的零件中找出鱼线轮的问题,需要耐心,更要细心。

【采访侧记】

这次出海采访,我有了钻研慢摇铁板钓法初体验,真的不容易,除了因为无法掌握好动作,也因为铁板有重量(大约两三百克),所以当鱼竿微微地往下坠时,我无法分辨是因为铁板的重量,还是鱼儿咬钩了。很可惜我们当天没钓到鱼,所以我也没有机会体验鱼儿咬钩的感觉。

不过即使没有收获,我们还是带着出发时同样的愉快心情归航。难得离开日常的喧嚣,投入蓝天白云大海的怀抱,也是一种收获啊!这也是陈德能如此热爱出海垂钓的一个原因。

我不会钓鱼,也不爱钓鱼,但与陈德能出海六小时,我感受到了钓鱼带给他的乐趣和满足感,在生活和事业上。最令我欣赏的是,他投入时间和金钱,钻研慢摇铁板钓法,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满足,而是希望将这门技术推广开来。

陈德能不吝于分享,更希望打破垂钓圈的一些隔膜。他透露,钓客都有自己喜欢的渔具品牌,一些钓客会因此批评其他品牌的产品,但他认为垂钓是健康的运动,不应该有这种相互攻击的行为。

这个采访结束三天后,陈德能就和一个美国品牌的本地代表相约出海,并在面簿分享哥儿们同欢共乐的照片。他在贴文中强调,垂钓无须分门派,并鼓励同道中人一起建立一个健康的垂钓环境,让各行各业的人都能透过垂钓活动结交新朋友,学习新玩意儿,一起享受垂钓的乐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