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巩圣阳:友情无言

字体大小:

(义安理工学院)清晨的公园里,一个患有癌症的男孩在轻声歌唱,他叫陆华熙,21岁。他热爱唱歌,热爱演艺。尽管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但他并不为此悲伤,因为他不相信这世上存在着永恒。他认为没有一样东西是永远的,包括生命。“人总是要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他常常自我安慰。  公园另一头,有一个女孩在跳着优美的舞蹈,婀娜多姿,如身后飘落的桃花一样美。     这天,男孩无聊地闲逛着。他忽然闻到一阵扑鼻而来的花香,那香气吸引他来到一棵桃花树下,也看到了那女孩——她正在跳舞。男孩没打断她,一直在旁边静静地等她跳完。“你跳得真好。”“蛤,额,谢谢。”女孩抬起头害羞地应道。这时,男孩看清了她的脸:一张美丽的面孔上镶着两颗无神的眼珠。男孩大吃一惊:“你是盲人?”话刚出口,男孩就后悔了,他知道他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女孩笑了笑,点点头。

“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没关系。我是在一次意外中失明的。”女孩似乎不在意。就这样,他们认识了。    他们相约每天黄昏都到这儿,男孩歌唱,女孩伴舞。他们的配合总能吸引路人的目光,大家都会站好一会儿才离开,间中还不时听到一两句“唱得真好”“跳得真美”的赞赏。像这样过了很久,直到那一天。

“桃花真美,像你一样。”男孩不经意地说道。“可惜我看不到。”女孩低下了头。“天呐,真对不起。”男孩的心像被狠狠地刺了一刀,就像他又一次刺痛了女孩的心,尽管她不在意。瞬间,一个强烈的念头从男孩心中萌起……

过了几天,女孩兴奋地告诉男孩,有人愿意把眼角膜捐给她,她将重见光明,看见这五彩缤纷的世界了。男孩笑了,发自内心地笑了。女孩哪儿知道,那眼角膜是男孩捐献的。

这一天的黄昏似乎更早到来,男孩对女孩说了很多:“曾经我不相信永恒,但我现在明白世上存在永恒,那便是友情。可惜我要走了,永远都不回来了,我将永远地珍藏我们的友谊,希望你也一样,不要忘了我。”女孩哭了,虽然她不是很清楚男孩的意思。说完,男孩给了她一封信,唱起了他生命里的最后一首歌。女孩依旧为他伴舞,但脸上带着一串泪珠……

几天后,男孩走了,走得那么轻松,没有遗憾,他把自己生命里的最后一首歌献给了她,他无怨无悔。

女孩的手术很成功,她看见了万物,也读了那封信。它是这样写的:“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陆华熙,不幸地,我患有晚期胃癌。但很幸运在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月遇见了你,谢谢你带给我快乐,更谢谢你让我相信永恒。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你身边,现在的我会在天堂守护你。你……就代我看看这美好的世界吧,朋友,虽然我不曾问过你叫什么名字,但请别忘了我。”读到这儿,女孩明白了一切,她放声哭了,一滴泪从她的脸颊落下,夕阳中,她似乎听见了男孩唱的那一首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